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灵泉》。

风入松本已转过身子,此刻再也事事物物上去寻讨,却是无根本

姐俩正聊着,那年轻女子从里屋出来,身后还跟了一个老太太,老太太千恩万谢的走了,那年轻女子便对前面的一老一小说:“大姨,该您了。”

很快,女子引着一老一小进了里屋,外面客厅里便只剩下韩家母子三个人了。

没了外人,韩语充分体现出一个逗比的本性,她起身来到墙边,看着上面的照片还一一点评着,点评也就罢了,说话还特别不靠谱。

韩母嫌她聒噪,便皱着眉提醒:“你能不能消停会儿?”

韩语一边看一边笑,依然故我,丝毫没理会母亲说什么。

韩兵也觉得姐姐有点聒噪,怎奈他作为弟弟,不敢批评这个逗比姐姐,只好默默的忍受着,时不时随着韩语的话,朝墙上看上两眼。

又过了一会儿,里面的人还没出来,韩语有些不耐烦了,她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不耐烦的嘀咕道:“怎么这么慢啊?早知道我就不来了,太墨迹了。”

韩母听了吓了一跳,赶紧指了指女儿骂道:“你小点声,别瞎说。”

正说着,里屋门再次打开,那一老一小总算是出来了。

那年轻女子便过来对韩母说:“阿姨,该您了。”

韩母点头说好,又朝身后的儿女招了招手,小声说:“走吧。”

韩兵跟着母亲进到里屋,第一感觉就是光线黑暗,他下意识的朝窗户看去,原来是拉着窗帘,除此之外,房间里烟雾缭绕,定睛看去,这才发现墙边摆了一张桌子,桌上放置着一个佛龛,不知道供奉了哪尊真神,佛龛前面摆着一个香炉,里面上了三炷香,香烟袅袅升起,弥漫开来,把不大的房间弄得宛如仙境一般。

房间里的陈设很简单,只有一个大衣柜,还有几把破旧的木头椅子,再就是靠南窗打了一个土炕。往炕上看去,韩兵略感意外,原来所谓的“大仙儿”竟然是一个老太太,确切的说,是一个神叨叨的老太太。

那老太太盘腿坐在炕上,瘦小枯干,满脸皱纹,就那么闭着眼睛坐着,进来人都不睁眼看一下,让韩兵一度怀疑她是先天失明。

后来韩兵才发现这老太太不仅没有失明,反倒是双目如电,那目光深不见底,一看便是个极为精明的人,当然这是后话了。

母子三人坐下后,那年轻女人凑上去对老太太嘀咕了一句,老太太点了点头,却没说话,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韩兵很反感这种故弄玄虚的姿态,可有老母亲在,他不敢表现出来,便也面无表情的坐在母亲身后,偷偷的观察着那老太太。

倒是韩语,好像对这一切很有兴致,她左看看右看看,仿佛一双眼睛都不够用了。

此刻,那年轻女子凑到韩母耳边,低声说:“可以了。”

或许是气氛所致,韩母也不自由自的压低了声音,轻声对那神叨叨的老太太说:“大姨,我把孩子带来了,您老再给帮忙看看?”

老太太点了点头,却依旧没有抬眼皮看上韩兵一眼,她嘴里嘀嘀咕咕的,听不清说的什么,两个手的手指也来回晃动着,就像电视剧里算命

但是两者之间的修炼之法完全不同。

可以说,灵阵师又是独自一个修炼体系。

因为哪怕是一个锻体境,甚至是一个普通之人,也能够布置灵阵发挥出超强的攻击。

也就是说,灵阵师境界的高低和武者等级体系的高低,没有关系!

至于灵阵一道的天赋辨别,那非常简单,跟体质没有关系,只需要悟性就可以了。

“我岂不是非常适合修炼灵阵?”江景心中暗道!

关于他体质的事情不谈,但他的悟性可是非常的逆天!

他还从未见过能够有比他悟性更为强大的......

”叶开忽然沉下脸,道:“你看你,愚我两次,其错在我!展梦

也就是说,最坏的结果他也是能承受的,所以对于投降他并没有什么抵触,但他还是有些看不惯,看不惯的是杨善的咄咄逼人,就算是你要让我们投降,是不是也应该好说好商量,这一上来就一幅相逼之势是做什么?带着一分的怒气,尚是大長老感覺到了曲華裳的一絲細微的神色。

大長老的這句話一說,二長老的眼神凌厲了起來,說道:“曲華裳既然你知道,就說出來。”

在二長老說的時候,丹戈帶著所有人把曲華裳給圍了起來。

中年男子出現......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灵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众神亡语

暮雪依风

众神亡语

肥肥的Q

众神亡语

咲客

众神亡语

狂砍九刀

众神亡语

东方大红

众神亡语

干燥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