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豪赌一把》。

江玉郎大喜道:什么路?小鱼儿常言道,多言贾祸,却不知多事

沈麟士字云禎,吳興武康人也。祖膺期,晉太中大夫。父虔之,宋樂安令。麟士幼而俊敏,年七歲,聽叔父岳言玄。賓散,言無所遺失。岳撫其肩曰:“若斯文不絕,其在爾乎。”及長,博通經史,有高尚之心。親亡,居喪盡禮。服闋,忌日輒流淚彌旬。居貧織簾誦書,口手不息,鄉里號為“織簾先生”。嘗為人作竹誤傷手,便流淚而還。同作者謂曰:“此不足損,何至涕零。”答曰:“此本不痛,但遺體毀傷,感而悲耳。”嘗行路,鄰人認其所著屐,麟士曰:“是卿屐邪?”即跣而反。鄰人得屐,送前者還之,麟士曰:“非卿屐邪?”笑而受之。宋元嘉末,文帝令仆射何尚之抄撰五經,訪舉學士,縣以麟士應選。不得已至都,尚之深相接,嘗謂子偃曰:“山藪故多奇士,沈麟士,黃叔度①之流也,豈可澄清淆濁邪?汝師之。”麟士嘗苦無書,因游都下,歷觀四部畢,乃嘆曰:“古人亦何人哉!”少時稱疾歸鄉,不與人物通。養孤兄子,義著鄉曲。或勸之仕,答曰:“吾誠未能景行坐忘,何為不希

牧九州正要上的时候,李浮尘拉住了,怎能一直让她出手呢!

大手一挥,立在君临台上的石抢朝着对方刺去,但是却被一枪挑飞。

但是李浮尘已经飞过去了,一手抓着倒飞来的枪,一枪朝着对方刺去。

但是那男子就是一枪砸下,两人都往一旁移了一下,从而都躲了过去。

李浮尘刚经过对方身边,手中长枪一转,枪尾换枪头,反手刺了过去,但是对方却是一枪横扫而来。

扭头看了眼,并不愿意收手来躲避,眼看着就要打到脸上的时候,左手直接抓了上去......

这条大街笔直而长,两旁的店铺,周市不肯。使者五反,陈王乃

“我原本是打算找你一起去的,既然你不愿意···”

“也不是不愿意,”江遠眉頭緊鎖,“三爺你是想讓去鬼市幫你找那把刀,并且鑒定真假是吧?”

馬三爺點點頭,“一事不勞二主,前面兩次都是你鑒定的,你是最佳人選。”

江遠沉默了。

按照自己的性子,肯定是不愿意幫這個忙的。

畢竟,馬三爺都被那個什么疤癩搞傷了,自己再參與其中,風險實在太大。

似乎是看出了江遠的猶豫,馬三爺沉聲道:“我知道你很為難,但是我現在不相信其他人。”

“只要你同意,條件盡管提。”

江遠目光一凜,“三爺在京城,地位如何?”

馬三爺神秘一笑,“我哪有什么地位啊,只是江湖上的朋友給面子罷了。”

“別的不敢說,你在京城遇到的大多數事情,我都能夠幫得上忙。”

江遠頓時沉思起來。

京城可不是濱海這樣的小城市,各種人物遍地都是,水可深得很。

張楚紅要把格刀電器總部搬到京城去,王斐那丫頭也很有可能會過去,還有葉氏珠寶,以后也必定會在京都扎根。

自己如果不在,她們要是遇到什么麻煩···

還有江遠一直放心不下的劉詩琪姐弟,憑自己現在的實力,還有現在落后的媒體,想找到她們簡直難比登天。

江遠深呼吸一口氣,再抬頭的時候,目光已經變得堅毅。

“三爺,我可以幫你這個忙,也不需要酬金。”

“但是,我有兩個條件。”

馬三爺點點頭,“你說。”

“第一,以后葉氏珠寶、格刀電器、南波萬地產這三家公司去了京城,希望您能在關鍵時候幫襯一把。”

“第二,我想請您幫我打聽兩個人的下落,一個叫劉詩琪,一個叫劉小軍,他們是姐弟關系。”

馬三爺看向中年人小武。

小武點點頭,“記住了。”

馬三爺這才對江遠道:“你放心,你說的這三家公司,我會照拂一二。”

“至于你說的那對姐弟,我也會讓人盡力去找,當然,我不承諾一定能夠找到。”

江遠輕輕點頭,“七月十五還有兩天,咱們兩天后見。”

馬三爺笑著點頭,“另外,我建議你也帶上兩個自己信得過的兄弟,萬一發生什么,也好應對。”

“當然,我也會安排人保護你的。”

江遠本想拒絕,可想了想,還是說了聲‘好’。

離開茶樓,江遠直接去了天寶酒吧。

酒吧還沒營業,里面安靜得很。

朱大山聽江遠說完鬼市的事情,頓時來了興趣。

“我以前聽我舅舅提起過鬼市,還沒去看過呢。”

江遠卻面色凝重,“這次去會有一定的危險,到時候一定要小心。”

朱大山笑著點點頭,“放心吧。”

江遠心里清楚,朱大山說什么想去看看鬼市啥樣,其實根本就是瞎話,他不過是想讓自己心里的愧疚感少一些。

江遠其實并不想把朱大山牽扯進危險中。

兩天后。

江遠和朱大山一大早就在店里面等著了。

馬三爺帶著十幾個人趕到的時候,江遠正在和朱大山商量一些細節。

比如,萬一發生危險,兩人不用管馬三爺的閑事,自己的安全最要緊。

馬三爺的神色也很凝重,一路上都沒怎么說話。

中午的時候,眾人趕到了省城江都,住進了一家酒店。

因為鬼市開市的時間是凌晨,加上身上資金不多,所以江遠決定先去找譚松商量一趟。

而江大山就留在酒店,也好留意馬三爺他們的動靜。

香山灣,江都最豪華的別墅區。

一條蜿蜒的長河穿過幾座長滿了楓林的矮山,矮山之間有私人公路縱橫交錯,幾十套私人別墅,就坐落在兩岸矮山之上。

江遠在門庭處等了一會兒,才見一輛紅色轎車開了過來。

譚松從車里探頭出來,笑著招呼江遠上車。

車上。

譚松見江没有,那就找机会离开海城。就算死,我也绝不允许别人碰你们一下。”

文青性格坚韧,带着决然的神情。

“文师弟说的没错,我们四人同进共退,决不受耻忍辱苟活于世。”

权腾毅然决绝地说了一句。

“雏鸟小队?这是一个新的冒险小队?”

徐雪怡低低叫了一声,几天前他们曾来过事务大厅,却没有见过这个小队,而且在海城的一段时间,也从未听说过一个叫雏鸟的小队。

权腾三人同时也看到了在光屏的第一行上,写着雏鸟小队招募队员的信息。而且要求是凝基修为以上、年龄在三十以下,这是个很高的要求。

在海城的许多小队,凝基修为是队中的重要力量,而炼气修为的队员,大部分小队中都占了一半以上。

本来以权腾四人的修为,想要加入一个小队十分容易,可当对方听说是权腾四人后,都无声无息地拒绝了他们。

笨熊小队不仅仅是排名第二的冒险小队,小队中的人员有数十人,更是以凶狠毒辣出名,除了不敢在城内公开打斗之外,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

这让许多人对他们又仇恨又眼红,仇恨的是倍受欺压,眼红的是可以横行霸道。

“以前确实没有见过。”

权腾附和了一句,接着文青和文娅也纷纷看向了光屏。光屏上除了招募信息之外,还留了一个联系地点,那是地处中心区域的一个院落,这不禁让权腾四人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心思。

一般冒险小队都居住在海城南面一点的区域,那儿不但出城方便,价格也十分实惠,而这个雏鸟小队,竟居住在中心区域。如果没有一定的实力和自信,又怎么会选择这样的一个地方,作为小队的驻地呢?

权腾、文青、文娅、徐雪怡四人对望了一眼,都明白了一些其中的区别。

如果海城还有什么小队比较符合他们的心意,那这个雏鸟小队,无疑最为合适的。只是不清楚具体情况,实力是不是足以抗衡其他小队的恶意欺凌。

四人再次看了看光屏所有的信息,又在事务大厅中再三观察了一会,没有比雏鸟小队更合适的小队或其他情况出现。权腾示意了一下文青三人,走出了事务大厅。

院落的禁制被叩响的时候,沈深依然在修炼之中没有醒来,木沐却第一时间知道了。

院落所有阵法的进出之法,沈深已炼制了一枚玉牌给木沐,一有异动,沈深和木沐都会立即知道。

木沐神识一扫,就看到了门口站着的四人,都是凝基修为,而且修为还不弱,最差的二人,都跟自己一样,而且看上去十分年轻,天赋可见并不一般。

算算时间,差不多过了才三天,这么快就有对雏鸟小队感兴趣的修士过来了?木沐见沈深没有反应,立即开启了阵法,让门外的四人走进了院子。

“这是雏鸟小队的驻地,欢迎四位师兄师姐,不知四位来此有何指教?”

木沐抱拳致意,客气地问了一句。

木沐凝基二重,看在权腾和文青的眼里,这样的修为实在有些弱了,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失望的神色。

而这个院落的几个房间,似乎都被阵法笼罩了,看不清里面有人还是没人,权腾和文青三人对望了一眼,还是施了一礼。

“我们看到事务大厅的招募信息,得知雏鸟小队正在招募队员,所以过来看看,请问雏鸟小队的队长在吗?”

既然来了,权腾也不想太过失礼,虽然看上去院落一片气象,但修为才是关键,实力才是说话的资本。

“我就是雏鸟小队的队长,我叫木沐,当然,雏鸟小队现在才只有二人,还有一人是我少爷。这样,请里面坐,具体慢慢说。”

木沐伸手示意。如果这四人品行尚可的话,修为足够,而且年轻有朝气,是很不错的人选。

如果仅仅只有木沐的话,权腾四人可能客气一句就要回身走了。

队长的修为才凝基二重,这样的实力,其他冒险比比皆是,实在有些不够看,完全庇护不了权腾四人。

可听到木沐说还有一人,而且是队长的少爷,这不禁让权腾四人重新升起了希望。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豪赌一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灵设

宅san

灵设

夏家小七

灵设

千里巡山

灵设

张太玄

灵设

唐三醒

灵设

紫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