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八龙门》。

白夫人一直走到江玉郎面前,轻轻去揉他的双肩,柔声道:这样小武又道:“中原和四大镖局若真的能够与长青联并,江湖中因

“孩子 ,你先出去下,我有点事要处理。”

“哦,好的。”

我很疑惑,这两个人是干什么的,掏个小本本就吓到警察了?

我也想去舅舅家里看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所长同志,我们的身份您刚才看到了,今天和您谈的事情,请以后不要外传。”

“好的,我明白。”

“您是不是一直在这个地方的派出所工作?”

“是的,我这地方的派出所工作十年了。”

“那您知道巨子吗?”

“巨子?什么巨子?”

“这个地方的人都姓巨,他们是一个组织叫巨子!我们一直在观察他们,在最近他们突然消失了。”

“这个我不知道,我也是听到群众报案才来的这里,刚才那个孩子就是这个地方所有人的亲戚。”

“哦?刚才那个孩子和这里消失的所有人都是亲戚?”

“是的 ,我刚才正在问情况,你们就进来了。”

“好的,那麻烦您了。我们先走了,请您记住我们和您刚才说的话。”

“好的。”

这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就走了出去,所长眉头紧皱,他当兵的时候听人传说一些特殊部队,没想到还真有。

我推开舅舅家的大铁门,里面静悄悄的,以往的喧闹已然在目。

缓缓走在这个我小时候走了无数次的小院子,我实在是不能相信这怎么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前世,也没见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么,每次来这里,还和表弟表妹们玩。

在转了一圈之后,我确定自己没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之后,只好准备退出去。

“你好。”

“啊!”我身后站着两个人,一脸严肃,这特么走路没声音的吗?这么安静的地方,要吓死人呀!

“你没事吧!”

“没事,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这俩人找所长谈话,怎么又跑这里来了。

“我们找你,至于做什么的,你不需要知道。”

我擦,还这么傲娇的,我才懒得知道 你,先退出去再说,这两个人要是对我不利 ,我躲都没法躲。

“所长同志说,你和这些消失的人是亲戚?”

“是的,怎么了?”

“你和这些人什么关系?”

“为什么要告诉你们,你们又不是警察!”

“你最好老实交代!”旁边另外一个人目露凶光。

“你也别吓我,这外面就是警察。”我边说,边往外面挪动脚步。

“好了,我们是国家安全局的,这是我们的证件。”第一个说话的人拿出来一个小本本。

这名字没看清,就看到一个大红五角星,这国人对这种国家部门都是很敬畏的,我也一样。

立马就乖宝宝一样,您看您 要问什么 ,我保证连裤衩什么颜色都告诉你们。

“我们和你的谈话,你出了这个门就要忘记!”

“我 明白的,我爸爸也和你们差不多!”

“哦?你爸叫什么 ,在哪里?”

“他叫汪震,在首都。”

“哦?没听过。”

“你们当然不知道,他那可是秘密部门,你们可能还不够级别。”我心里笑着,终于能揶揄一下了吧。

那人皱眉看着我,估计不喜欢我这么说他们吧,我才不管,就算国家的,也不能随便欺负我吧。

“现在你说下和这些人什么关系?”

“哦,我是这些消失的人的外甥,确切的说我是这家的外甥 ,我妈妈是这家的女儿。这里的人都是 一个祖宗,同一个姓。”

“就这些?还有吗?”

“我知道的就这些,另外我妈妈也不见了,所以我才跑到这里来看看情况。”

“你是说你妈妈和这些人的失踪也有关系?”

“我不能确定,只是确实他们是一起失踪的。”

“那你知道巨子吗?”

“巨子?什么巨子?”

他们俩看了我半天,互相点了下头。

“看来你不知道,如果你妈妈有消息了,记得去县公安局汇报。这件事很重要!”

“哦,明白了。”这和公安局有什么关系,巨子又是什么?这搞得,我越来越不懂了。

他们问完话就离开了,临走还让我出去不要乱说,还威胁我,说是乱说以叛国罪论处。

我去,这么严重,我可不是三岁小孩子好不好。

看来这里是真的没什么消息了,我想起了大姨和小姨,嫁给了离这里有三里路贺家村,看看她们还在不在。

我赶紧骑上摩托,向贺家村驶去。

和我预想的一样,都没在,只有表弟和表妹,还是姨夫们在家。

他们也是很郁闷,这人就突然消失了,没有任何征兆,只言片语都没留。

我还好点,起码老妈写了一句话,可这和没写没什么两样呀。

我给两位姨夫留了电

“被那件寶物重塑過的身體,似乎已經進入了完美狀態,這樣的身體強度,簡直聞所未聞!”連城璧驚嘆道

但他更驚詫于東方芷,這個少女的厲害!

天生三眼雙瞳,這是傳說中的仙靈轉世啊,居然真的存在!眉間豎眼很多修士都具備,不過都是后天之眼,有些,不過是在眉心栽種了一只眼而已,而天生的第三只眼開啟,連城璧這種境界的修士自然是能夠區分的

她的那只眼,直接可以運用神源的力量

所以,她的第三只眼,布下得到幻境......

鄭遇專挑人多的地方去,就是為了盡快擺脫余恬恬。先不說這女人對自己的威脅,單就兩人打起來可能造成的破壞,也勢必會引起騷亂。鄭遇不想打架,更不想無辜的人成為犧牲品。但在他的感知中,余恬恬始終不緊不慢地跟在身后,盡管這個距離有著上百米遠。

“真是個難纏的女人。”鄭遇加快步伐,在擁擠的人群中穿行,時不時引來一聲謾罵。有個小青年被他撞了一下,當場咆哮著回身抓來,卻不想手指剛碰到鄭遇的肩膀,就被一股大力扯得險些摔倒在地。

鄭遇也無暇理會那青年,直接飛身跨過地鐵檢票口,也沒理會工作人員的呼喝,便順著樓梯下到了站臺。此刻正好有一列地鐵即將啟動,門上紅燈連續閃爍著。鄭遇毫不遲疑地一個箭步沖上了列車,跟著又往車頭方向擠去。誰知地鐵并未立刻啟動,而是在沉默了十幾秒鐘后,又再次打開了車門。

雖然這種事情常有,但一路往前擠的鄭遇卻不會認為只是巧合,于是在地鐵即將關門之際,又一個跨步回到了站臺上。他沒有停留,而是朝著對面到站的地鐵沖去,再次混入人群當中。

地鐵緩緩駛離站臺,速度越來越快。鄭遇站在兩節車廂間,剛想喘口氣,誰知眼角余光掃過,卻發現一個紅黑相間的身影,就在車廂另一頭遙望著自己,那種柳腰花態的神情,看得他心里直發毛。鄭遇不知道余恬恬是如何上的地鐵,但被人家追上來,還是令其十分地懊惱。

眼看著風姿綽約的女子正一步步向自己走來,鄭遇忽然靈機一動,指著余恬恬喊道:“咦!這不是那什么,大明星劉雪么?”

余恬恬長得很像一個名叫劉雪的流量明星,此刻被鄭遇喊破,立刻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有幾名雪粉將其誤認,立刻圍上前去索要簽名和拍照:“偶像,能合個影嗎?”

鄭遇見計謀湊效,于是一面往身后車廂擠去,一面大喊:“快來看大明星劉雪了。”又有數人受其蠱惑,紛紛朝這個方向涌來。他見兩名乞丐正在四處討錢,于是上前說:“后面有位大明星知道嗎?你們去問她討錢,她礙于面子一定會給很多的。”兩名乞丐一聽這話,當下也朝余恬恬方向擠去。

“你是想讓這些人陪葬嗎?”余恬恬冰冷的聲音在鄭遇耳邊響起,使得他心底發寒。

鄭遇不知該如何回答余恬恬,只得無奈高喊說:“劉小姐,你可是公眾人物,若不想成為整個社會的公敵,最好還是不要胡來。”

“哼!你以為這樣就能阻擋我嗎?”一道無形的精神波動從余恬恬身上擴散開來,只見原本圍攏她的人群突然安靜了下來,跟著紛紛轉身,如提線木偶般朝著鄭遇方向撲來。

鄭遇同樣受到精神波動的干擾,只覺得腦袋一沉,于是連忙拍打額頭。好在他已非常人,很快便恢復了正常。可眼見周圍人都陷入呆滯當中,就如同電影里的僵尸般,紛紛伸出手來抓撓自己,也不由嚇了一大跳。

好在此刻地鐵已到站,鄭遇連忙震開那些抓向自己的手,也不等地鐵停穩,便硬生生扒開了車門,跟著又扒開安全門,一頭沖了出去。有工作人員發現鄭遇的危險行徑,當即叫喊:“那位先生等一下。”

“地鐵上有個穿紅斗篷的女子瘋了,見人就咬,你們快去管管。”面對沖過來阻攔自己的工作人員,鄭遇大吼大叫著,看上去十分地焦慮。幾名工作人員被他唬得一愣,下一刻便看見地鐵里涌出一群目光呆滯的人,并紛紛朝著鄭遇追來。

“有僵尸啊!”不知是誰吼了這么一嗓子,整個站臺頓時騷亂起來。

鄭遇趁亂擠出站臺,來到檢票口后依舊一躍而過,跟著大叫:“有僵尸啊!大家快跑。”他鸚鵡學舌地這么一喊,卻只是引來了周圍人的嘲笑。但僅僅兩秒過后,大量的人叫喊著從站臺下涌上來,有目光呆滯的,有慌亂逃竄的,也有尖叫痛哭的。整個檢票大廳頓時被引爆,人們爭相奔跑,場面一片混亂。

剛奔出地鐵站的鄭遇,發現路邊停著輛保時捷跑車,車頭前靠著個油頭粉面的青年,手里捧著只鮮花盒子,嘴上叼著根煙,正在那里吞云吐霧,于是幾步走到駕駛座旁,拉開車門便鉆了進去。

“哇靠!這也行。”那青年一頭霧水地望著鄭遇,顯然還沒回過神來。

鄭遇不愿落下搶車的罪名,于是一把推開副駕駛門喊道:“趕緊上車,逃命要緊。”

那青年還待說些什么,結果看到地鐵站里蜂擁出大量的人,一個個神情慌張。這小子反應倒也快,發現不妙立刻就鉆進了副駕駛坐。鄭遇當即一踩油門,開著保時捷便呼嘯而去。

“哥們,開慢點行不?我還沒系安全帶。”那青年見鄭遇開車很猛,忙不迭系好安全帶:“地鐵站里出了什么事情?為何那么多人都在跑?”

“我也不清楚,只是看到所有人都在逃竄,就跟著跑出來了。”鄭遇佯裝不知,繼續胡扯說:“好像是發現了定時炸彈什么的,總歸不是什么好事。”

那青年一臉費解地看著鄭遇:“我說哥們,那你有必要開那么快嗎?”

“有必要啊!聽說還發現了狙擊步槍,要是給我們頭上來一槍怎么辦?”鄭遇面上雖說有些尷尬,但腳下油門卻依舊不減,跟著胡亂編了個理由。

“哥們,你咋不說有原子彈呢!我這車可要兩百多萬,就怕你撞壞了賠不起。”那青年見鄭遇非但沒有停車的意思,反而越開越快,不無擔憂道:“錢也就算了,可你我的小命就只有一條。”

“閉嘴,等開到安全的地方,我自然會下車的。”鄭遇也懶得再編故事,當即咆哮起來。

那青年見鄭遇一副兇神惡煞的樣子,不由軟了下來,輕聲嘀咕說:“那炸彈該不會就是你放的吧?”

“要是老子放的,直接搶了你的車就是了,還哪來那么多廢話。”鄭遇翻了翻白眼,也是有些無語。就這樣,他駕駛著保時捷一路逃到了浦東,最后選了處僻靜地下車而去。

那青年直到此時此刻,方才松了口氣。他不知道這一路下來,鄭遇究>虽然比起止血膏来说,效用要逊色了许多。

但这主要是因为止血膏太BUG了!

别的物品奖励,系统都是以宝箱抽取的方式发放的,只有斧头和止血膏是直接给予。

由此也可以看出斧头和止血膏的特殊之处。

“这个礼包还算可以。”

毕竟是白给的嘛。

不过……

一想到仓库里那一吨的铁,陈立还是非常蛋疼。

“要是能有个冶炼的环境就好了……”

整块的生铁想要分离出来锻造成各种工具,就需要先将其熔化。

铁的熔点是1538摄氏度,光是制造一个能熔铁的熔炉,都不知道要花费多少的人力物力。

“算了算了,先不管这个,把属性点分配了再说。”

陈立摇摇头,把杂念从脑袋里甩出去。

这个主线任务的完成,让他收获了一个传承刻板和一大盒云南白药。

不过这两者对他个人而言用处都不是很大。

真正厉害的,还是3个属性点!

“请选择属性点分配方向。”

系统的“弹窗”还飘在那边。

陈立想了想。

体能2点,暂时够用。

敏捷2点,暂时也够用。

他现在最缺的,应该是力量。

原始时代,拳头虽然不是一切,但也包含了半个一切。

要是他的拳头够大,力量够强,一拳就能干死一头剑齿虎,海湾氏族的男人们还敢群殴他吗?

显然不敢!

所以,“全加力量!”

“叮~属性点分配成功。”

系统提示音飘过。

陈立只觉得一股庞大的能量猛的从细胞深处涌现而出,雄浑的力量,让他的双臂瞬间粗壮了一圈,肌肉纹理也变得更加清晰可见。

当前力量点:6!

“哇哈哈哈哈,好大的力量,我简直无敌了!”

双拳一握,爆炸性的力量让陈立沉醉不已。

他觉得自己现在一拳就能打死一头牛!

嗯……普通黄牛。

“老大,你怎么了?我看你在原地傻笑了好久。”

这时,旁边传来了很凶妹子疑惑不解的问话。

不只是她,周围还有好多人一直都在偷偷关注陈立。

看他傻愣愣的在原地一会儿笑,一会儿哭丧着脸,一会儿低喃自语,都觉得这个老大可能是脑袋出问题了。

“咳,这个……”

陈立有点小尴尬。

光顾着领取系统奖励,倒是忘了周围还有人了。

海湾女王带着十来个搬家的壮汉和一群老弱病残走了过来,和他见了面,算是认识。

认识之后,海湾女王问道:“大首领,我们这些人,要安顿在哪个区域的房子?”

陈立指了指旁边的空地,“等那块区域建好房子,就住那边。”

房子一共就只建三排,没有特别区分氏族的区域,大家都是住在一起的,方便早点融合。

海湾女王点了点头,开始安顿新来的成员。

“等等。”

不料这时,人群之中忽然走出了一个身材高大的铁塔壮汉,叫住了众人。

这壮汉身高将近1米75,在原始人中算是顶个高的了,几乎要赶上陈立。

而且一身肌肉非常强壮,显然是个战斗力很强的存在。

他大踏步走到陈立面前,满脸不爽的表情,冷哼道:“我是海湾氏族的最强者,黑石。你这个部落大首领,我不服!我要挑战你!”

说着还秀了秀自己的二头肌,目光充满了挑衅。

“黑石!你干什么?!”

海湾女王见状连忙上前,挡在两人之间,阻止道:“陈立大首领的智慧超过我们所有人,他的本领远不你能想象的!你给我退下!不许在这里胡闹!”

这个黑石,脑袋里没有脑浆,只有肌肉。

虽然战斗力是海湾氏族的最强者,但整天除了打猎啥也不会。

以前在海湾氏族都当不了首领,更何况是在“新手部落”?

海湾女王担心这家伙胡闹,不小心把本就有伤在身的陈立给打死了。

但黑石根本就不听。

“走开!你这个弱小的女人,凭什么管我?以前我是让着你才让你当首领,现在你臣服于别人,我不会再继续容忍了!”

“我才是这片土地上最强大的男人,我才是大首领的最佳人选!”

“吼~”

黑石怒吼一声,宛若野兽咆哮,凶悍的样子吓得众人连连后退。

海湾女王脸色剧变,想要再次阻止。

这时,陈立却道:“喊那么大声干嘛,我不聋,听得见。”

他仿佛没有看到眼前这个男人有多雄壮,表情淡定从容,怡然不惧。

平静的说出一句:“黑石是吧?行,我接受你的挑战,现在就动手吧。”

“大首领!”

“老大不要啊!”

“这太危险了!”

海湾女王和很凶等人同时焦急道。

她们都看得出黑石的强大,也都见识过陈立的出手。

在她们看来,陈立只是比普通猎手强壮一点,完全不可能是黑石的对手,更何况现在还有一身的伤。

万一黑石这个莽夫一不小心下手太重,直接把他打死了,这个刚刚成立的部落也就要垮掉了。

“呵呵,没事。”

对于众人的担心,陈立不以为然。

要是在五分钟前,他和黑石之间应该只是37开,输得概率很大。

但是现在,他身具6点力量,蛮力达到了普通现代人的6倍!

即便在原始时代,也是普通男性猎手的3倍以上!

黑石挑战他,这不是当面送分?

萧十一郎动容道:鲨王已死了?又忍住,旁边那几个垂髫少女,”花满楼叹道:“挨饿正有三个人走入了酒楼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八龙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制裁恶人者

冰火六重天

制裁恶人者

旁墨

制裁恶人者

忆沐

制裁恶人者

意之幻

制裁恶人者

失落叶

制裁恶人者

阿凝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