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身边流淌的友谊》。

华华凤道:你是被我们从一个箱萧少英道:至少已付出了一只手

“雷普利!”叶风流心中暗惊,以他六识的敏锐竟然也没能察觉出雷普利的到来,他心中的警觉性徒然增加到了极致。

  这时系统的提示如约而至:“你已完成了支线任务肖申的执念第一环,获得2000轮回点,肖申的好感度已经从冷漠上升至友好。肖申的执念第二环任务已开启,帮助肖申消灭异形女皇,任务成功奖励3000轮回点,肖申的好感度提升一阶。任务失败无惩罚。”

  “是我,你终究还是来找我了,你真傻!”一个面容有若刀削,一脸英气的美丽女人出现在了门口,对着肖申道:

“我提醒过你不要再来找我,可是你明知那法官是想害你,还是心甘情愿的在认罪书上签了字!别告诉我你是被骗的,我知道你其实是为了找到我。”

  “雷普利,我只是想救你,你的体内……”

  不等肖申说完雷普利开口打断她道:“你是想说我体内有异形女皇是吗?可惜已经晚了。”

  雷普利说到这里很干脆的就将自己的上衣敞开了,两个浑圆挺拔的玉峰中间偏下的位置竟然有一个狰狞的蜘蛛状伤疤。

  “这么说……”肖申的嗓子有些沙哑,“异形女皇已经诞生了!”

  “没错,异形女皇正在找你!不过它现在正指挥手下和铁血战士们战斗,所以无暇他顾,我则乘机逃出来了。”雷普利一脸平静的重新穿好衣服,然后将脸转向叶风流三人,

“你的帮手看样子很厉害,也许我们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前往异形女皇的老巢,我可以带路。”

  叶风流闻言突然心生警兆,正想着是不是应该开口让肖申拒绝这个提议,肖申已经回道:“好啊,那你就赶紧带我们去找它吧,既然已经错过了消灭她的最佳时机,那我们只好真刀实枪的与它大干上一场了。”

  “你不能去!”雷普利声音依旧冰冷,“我带着你的这三个帮手去就好了,这里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你做。”

  “什么事比杀掉异形女皇还重要?”雷普利诧异道。

  “是一个即将面临基因崩溃的小女孩,就在前面不远的一个大型实验室里,我来时的路上刚好发现了她,”雷普利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紧张的神色,

“你去救她吧,这里也只有你才能就得了她。其实你跟着我们也没什么用,还是在那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呆着好一些。”

  “你说话还是那么直接!真扎心啊!”肖申忍不住吐槽,“好吧,我先跟你去看看那个小女孩到底什么情况,如果还有的缓那就等我们杀掉异形女皇回来再说吧。我们真的不能再这么拖延下去了。”

  跟着雷普利往前走了一段,然后顺着一个螺旋的楼梯往下走了一层,前方又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走廊。

  看着头顶被异性血液腐蚀出的大洞,和几具已经血液干涸的异形尸体,叶风流郁闷的发现头顶应该就是刚才他们走过的那条走廊。

  “早知道我们从破洞处跳下来就好了,为什么要多走那么远的路啊!”叶风流不满的抱怨。

  “别怪雷普利,”肖申瞪了叶风流一眼,“她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智慧,但是智商只相当于6岁左右的孩子,而且心性也比较单纯,她还无法解决太复杂的问题。”

  叶风流闻言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

  “就是这里了。”雷普利掏出一张身份识别卡刷在了右手边的门禁上。

  “一级权限,准许进入。”随着电子门禁发出的机械女声,厚重的实验室大门应声而开。

  叶风流带头进入检视四周。

实验室很大,靠门附近的地板上躺着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科研人员。

  叶风流走到一个躺着的科研人员身前用脚踢了踢,那个科研人员的身体便滚动了一下,脑袋立即后仰与身体呈现出了诡异的90度。

  “身体还没有尸僵,应该刚死不久,”叶风流小声的嘀咕着,“死因应该是被人扭断了脖子。”

  他继续向前来到了实验室中心的培养皿前,这个巨大的玻璃容器里此时正用一种淡绿的诡异液体侵泡着一个浑身赤裸大概六岁左右的小萝莉。

  当看到这个口鼻都插着管子的小萝莉时,叶风流的脑海中突然一阵轰鸣,接着一段回忆涌现了出来……

  “快看,最后这个实验体还活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隔着玻璃看向叶风流,那张脸经过淡绿色培养液和玻璃的双重变型后看起来怪诞而恐怖。

  “是最后那个试验品吗?太好了,让我来看看数据。”一个男人的声音隔着玻璃模糊的传来。

  不久后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面孔也出现在先前那个女人的身边。两个人的样子都很怪异,挨在一起就像两个在不断扭动的烂柿投射口展開,開始投射Z型生長素!預計48個小時后開始展露效果,二十四天以后達到預期!”

“靈能散播者啟動!”

“靈能散播者開始充能!10%……30%……90%……100%充能完畢!開始運轉,三個小時以后將達到巔峰!”

“召回組織所有在外人員,準備計劃的下一步!”

“明白!命令已經發出,各大基地開始收容組織外勤人員!”

博士雙手扶著護欄,一言不發的看著屏幕,看著一個個無辜人類被怪獸殺死,一團團爆炸的火花在城市中燃起,抓著護欄的手越來越用力,然后突然對著下方的通訊員發布了一道命令。

“給我連接各國所在的下級指揮部!”

“呃……所有的下級指揮部嗎?”

“是的,立刻連接。”

“明白!開始連接……視頻連接完成!請講。”

世界每一個正在發生怪物屠城的國家中,都隱藏著一個下級指揮部,這些指揮部中多的有數百人,少的也有數十人,現在他們一個個都看著眼前的顯示屏,有些沉默不語,有些神色狂熱,有些則面露興奮,所有人都緊緊盯著眼前屏幕中的中年男子,屏幕中的中年男子緩緩的開口道:

“人類……是一種弱小的生物!”

“天災,人禍,疾病,衰老,任何一個微不足道的外因都有可以輕松奪走人類那看似頑強的生命。”

“人類……也是一種自私的生物!”

“為了保護自己那脆弱的生命,他們聚集在一起,去殺戮比自己更弱小的同類,去掠奪他們的食物,他們的家人,他們的資源,以此來獲得更大的生存優勢!”

“這就是人類!”

“人類的歷史就是一部掠奪與反抗掠奪的戰爭史。”

“即使到了現代,人與人之間的掠奪還是沒有停止,只是現在被披上了文明的外衣,變的不那么赤裸!不那么血腥而已。”

“我一直在思考,思考到底是什么在促使人類如此熱衷,乃至瘋狂的索取?”

“最終得出的結論是,弱小!”

“因為人類的渺小與脆弱,才會讓他們瘋狂掠奪,企圖來武裝自己,強大自己!”

“弱小,就是人類在這世上最大的原罪。”

“但如今——不同了!”

“經過我們組織幾代人的不懈研究,我們終于獲得了一把鑰匙,一把通往新世界的鑰匙,一把可以讓我們成神的鑰匙,可以讓我們不需要相互傷害就可以強大自己的鑰匙!“

“這樣的鑰匙,我們要交給那些只知道剝削統治的舊世界統治者嗎?“

“不!絕不!”

“這樣的嶄新未來絕不能再次落入那些腐朽的統治者手中!為此,我們要打亂這個世界!破壞這個世界!然后——重生這個世界!”

“將這個世界延續了千百年的沉疴徹底去除,為此,我們需要犧牲,我們需要痛苦,我們需要——變革!”

“今天!我站在這里,站在這舊時代的末尾,站在這新時代的開端,今天,將有數以億計的人類被我們殺死,無數人的家園被我們毀滅,我們正在進行著一場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屠殺,但是——”

”諸位!請你們記住,我們并不是摧毀世界的毀滅者,我們是為世界帶來新生的變革者,即使這份變革伴隨著巨大的痛苦,但也請各位也不要退縮,因為這痛苦就是人類前往新世界的磨刀石,不經歷風雨如何鑄就清凈蔚藍的天空?”

“所以諸位,你們無需畏懼!也無需迷惘!我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人類真正的榮光。”

“諸位,堅定的向著前方前行吧!那里!有著我們人類嶄新的未來!”

“一切罪孽都歸于我!”

“現在!我命令,各地區「受戒者」部隊指揮權限此刻移交至各地下級指揮部,開始全力拖延各國軍隊反應時間,為了我們的新時代,請諸位全力以赴!”

暗林中忽然有了灯光闪动,一个谁,你不认得么?韦奇双目圆睁

澤塔(ζ)行星圈是聯盟疆域的另一個邊緣地區。

跟新羅松和ACPM47號行星所在的邊緣區域不同,這片星域是聯盟乃至人類兩個超級文明所在星區的邊緣。

因為從這里再往更遠的區域航行,是一片空曠到不可思議的空間,在這片據可靠測量長達320萬光年的區域中,沒有一顆恒星、中子星或類星體存在。

如果把這片320萬光年寬的空白區域比作一片大海,澤塔行星圈就是孤懸在這片大海中的一座孤島。

這個行星系統的核心是一顆紅矮星,有三顆圍繞恒星運行的巨行星,卻沒有一顆宜居星球,也沒有什么真正有價值的礦產,聯盟也僅僅象征性地宣示自己在這里的主權。

但就在這樣一個荒涼到沒有任何利用價值的地方,卻有著一座由前代文明建立的星門——白澤星門。

聯盟最發達的時候,曾經多次派出科考隊和勘探隊對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進行全面考察,但最終得出的結論是,這里真的沒有任何利用價值。

只是不知道前代文明為什么會花費巨資在這里建立一座沒什么用的星門。

就在第二次三方會談結束十五天后,一支以新羅松獨有的新艦種——高速戰斗艦為主,以機動性更好一些的中型護衛艦為輔的中型混合艦隊,從白澤星門中結束折躍,出現在附近的空域中。

在結束長距離折躍后,這支艦隊立刻轉變隊形,向星系中的一處位置駛去。

按照聯盟慣例,空間站大都會被建立在行星軌道或拉格朗日點,以最大限度地節約燃料或降低運行成本。

但韓兼非在澤塔行星圈中的秘密實驗室,卻位于澤塔恒星的宜居行星軌道上,以略短于一個標準年的周期,圍繞澤塔恒星公轉。

所以,艦隊不得不在距離空間站還有一段距離的地方,以同樣的公轉軌道伴隨那座空間站運行。

在伴隨期間,雖然與空間站保持正常的通信聯絡,這支新羅松艦隊卻沒有派出任何人登陸實驗室,而是像個忠誠的衛士一樣,沉默地守護在實驗室附近的空域中。

八天后,一只龐大的聯盟艦隊抵達白澤星門,并按照韓兼非公開的導航信息,抵達實驗室所在的空域。

聯盟艦隊的規模是新羅松艦隊的五倍,如果此時在如此近的距離上突然發難,新羅松艦隊將不會有任何機會。

這是一個極其誘人的機會,如果是一年前,甚至四個月前,陳明遠都會毫不猶豫地抓住,直接將面前這支弱小的新羅松艦隊轟成碎片。

但現在,他并不急于動手,或許應該等真正親眼看到韓兼非一直在說的那個敵人,確定威脅等級后,再決定要不要連韓兼非一起解決掉。

“長官,艦隊已經進入匯合區域。”聯盟混成艦隊旗艦布羅法斯特號上,一名負責監測導航信息的副官走上前來,對站在巨大觀測窗前凝望遠處新羅松艦隊的陳明遠道。

“命令艦隊二級戰備,”陳明遠背對著副官說,“本艦前出,直接前往預定地點。”

三分鐘后,布羅法斯特號空天母艦緩緩離開混成艦隊軌道,向秘密實驗室方向駛去。

在距離秘密實驗室不到一百公里的恒信同步軌道上,布羅法斯特號左舷視野中,出現了一個明亮的小點。

亮點在陳明遠的視野中不斷放大,很快能夠分辨出輪廓來。

那是兩艘比布羅法斯特號要小很多的星艦,已經通過中部的硬質廊橋對接在一起。

“布羅法斯特號,這里是新羅松特遣艦隊旗艦阿瑪瑞爾號和聯盟特使座艦海威巴克號,請使用ACA-7型廊橋接口從右舷與我艦對接。”

導航官員看向陳明遠,幾秒鐘后,他點了點頭。

“這里是布羅法斯特號,我們正在與你艦對接,請傳遞航行參數。”

聯盟各種星艦本就有一套統一的航行標準體系,不到十秒時間里,阿瑪瑞爾號就將航行參數發送到布羅法斯特號導航系統。

二十分鐘后,三艘星艦順利對接在一起,陳明遠從副官手里接過披風,披在身后:“走吧。”

在離開指令艙前,他回頭對布羅法斯特號艦長說道:“雖然可能性不大,但如果有什么變故,可以強行脫離對接,并命令艦隊全面開火。”

在交待了這些之后,陳明遠只帶了兩名隨從,順著對接廊橋向中間的阿瑪瑞爾號走去。

阿瑪瑞爾號指令艙。

隨著艙門開啟,陳明遠走進開闊的艙室,韓兼非已經在艙門迎候了。

陳明遠環顧四周,發現除了他和那個代號黑曼巴的女孩之外,指令艙中并沒有其他人。

似乎看出他的疑問,韓兼非笑笑:“下面要聊的事,不適合別人聽。”

這是兩人自在奧古斯都堡那次會議之后,第一次見面。

韓兼非的話音剛落,指令艙艙門再次打開,一個帶著黑色眼鏡的中年人色漆黑,幾艘快船悄悄圍上來,二話不說就射出一陣火箭雨。

水戰是澤龍軍的看家本領,兩艘水蛇級快舟上的精銳水兵反應迅速,在軍官指揮下操舟躲避,輕松避開了箭雨,同樣用火箭回擊。

王泱穩坐船倉之中,和曲三煮藕花茶喝。晶苧已經飛出去記錄小型水戰鏡頭了。

曲三給王泱倒上熱茶,道:“四公子,夜間水戰,像今夜這般漆黑的情況,一般先射火箭試探,確認雙方情況方位。然后以弓弩箭矢殺敵,不等箭矢耗盡,不會發生接舷戰的。此時離廝殺尚早。”

王泱端起茶杯聞聞茶香,笑道:“敵人在我澤州心腹之地組織起艦船人手,已經是萬分不易。而且時間急迫,拖到天亮對他們不利。他們不會按常理出牌的,估計你喝不到熱茶了。”

果然,不等曲三回答,船身一晃,喊殺聲響起。曲三起身,拿起劍出去了。

曲三來到船頭,發現原來是敵人派水手潛水摸黑來鑿船。

在黑夜中要潛水找到船,即使帶著換氣囊,也得不時冒出水面觀察,辨別方位。

幾個水鬼在出水觀察時,被羊的射中,具體傷亡不明。

一個水鬼摸到水蛇二號快舟附近,被澤龍軍第八艦隊的水鬼攔截,在水下互相攻擊。船上的戰士紛紛為戰友加油,大叫:“殺死這只土鳥!”

澤龍軍與玄鳥軍雖同屬鍔國,但歷來互相敵視,瞧不起彼此。澤龍軍稱玄鳥軍為土鳥,玄鳥軍稱澤龍軍為泥蛇。

澤龍軍的水鬼三人圍攻一個對手,很快就殺死水鬼,有人拋下繩索,三個穿著某種魚皮衣的戰士爬上船來。

大家一陣歡呼!春天的氣溫也不高,黎明時的水溫更冷,軍官吩咐他們去換干衣服。喝令眾軍繼續戰斗。

褐螺江江面寬闊,水蛇級快舟輕巧靈活,屢次避開敵人船只的沖撞,拉開距離射箭,黑暗之中,也不知道戰果如何。

除了羊的在與敵船接近時射中了幾個敵人。

如果這樣繼續周旋下去,澤龍軍就穩操勝券了。

敵人在水戰上占不到便宜,要不是五打二,就要被水戰精通的澤龍軍反擊成功。

突然一聲大喝傳來:“曲正卿何在?可敢與老夫一戰?”

水蛇二號無人回應。

水蛇一號船上的一個軍官大聲嗤笑道:“你是什么東西?也配與四公子一戰?”

澤龍軍眾人齊聲哄笑。

曲三小聲罵道:“這蠢貨,敵人這是不知公子在哪艘船上,出言試探。他這般欲蓋彌彰,怕是暴露了公子在二號船上。難道此人也是土鳥的探子?”

羊的道:“敵人只有派練氣境以上的高手突襲一條路了!大家戒備!”

果然,敵方調整部署,兩船拖住水蛇一號交戰。另外三艘船對水蛇二號一陣圍追堵截,不惜迎著箭雨靠近。

很快就有一船找機會拉近距離,五個人影飛躍而出,朝水蛇二號而來。

羊的拉弓連射三次,射中兩人,一人躲過。

五個超凡者還是落到水蛇二號上,立刻與船上的人殺做一團,曲三和兩個練氣境的軍官各自對付一人。

還有兩個中箭受傷的被眾軍圍攻,羊的爬上桅桿遠程支援,混戰之中,射箭極易誤傷友軍,羊的出手次數明顯減少。

雙方勢均力敵,打的難解難分。

水蛇二號的操舟掌舵之人依然堅守崗位,操舟與敵船周旋,表現出極高的水戰素質。

只是反擊的箭矢少了許多。

晶苧四處飛舞拍攝鏡頭,忙前忙后的。真實的戰爭,即使是小規模伏擊水戰,也有幾十上百人各自拼命。

晶苧分身乏術,只能重點拍攝全景和曲三等超凡者的戰斗。

天色已經漸漸明亮起來,地方眼見時間緊迫,三船硬頂著稀疏了許多的箭雨,靠近水蛇二號,甩出抓鉤企圖開展接舷戰,水蛇二號靈活的閃開了。

又有三個人躍過來,羊的又是三箭連發,射中一人,此人落水。另兩人跳上船。

這些人沒有加入戰斗,而是殺向那些掌舵搖槳的水手。

曲三大喝一聲,拼著受傷,奮力一搏,一劍刺死了對手,急走幾步,殺向兩人。

一個身形魁梧的人揮刀擋住曲三,道:“曲總管!老夫陪你過幾招!”正是之前大聲向王泱邀戰的老人的聲音。

另一個身形嬌小,身法迅速的黑衣人,閃過羊的射來的箭,一劍刺向舵手。

那舵手正在專心操舟,猝不及防,眼看就要中招。

只聽叮的一聲,王泱出現,一劍格開了黑衣人的劍。

黑燈瞎火的,王泱沒有戴斗笠。那黑衣人手中劍險些脫手,心里暗凜,收劍后退。

大聲叫道:“曲正卿,大王何在?”聲音清脆,是個女子。

王泱懶得廢話,傳音問晶苧道:“晶大導演,這場戲可以結束了吧?”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身边流淌的友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在星际时代开小店

高山侃流水

在星际时代开小店

冰寒玉萧

在星际时代开小店

森森

在星际时代开小店

木子蓝色

在星际时代开小店

孙九娘

在星际时代开小店

慕璎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