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找个靠山》。

轰隆隆。

  命道仙宫,在巨大的雷声中剧烈颤抖。

  连带着整个净土仙界,不,乃至仙界之下九大仙路,无数星域,所有的一切都仿佛被乌云遮蔽,所有的生灵都仿佛将要走到生命的尽头,在那愤怒的天威之下瑟瑟发抖。<隱目光深邃,這個靈瞳老祖真不能小看,此人不僅一早就知道徐三是自己徒弟,更知道徐三背著他聯系東疆聯盟,不過什么都沒說,唯一的目的便是,源劫。

他之所以收徐三為弟子,就是因為徐三的天賦與他一樣,可以幫他在渡源劫時爭取一瞬間時間,當初渡宙之印照者源劫......

孤松:一定要给他?陆小凤:一定…南宫平沉声道:在下正是南宫平

黄老办事非常靠谱,不仅是石灰,另外黏土和炭渣都是一丝不苟的按照韩度交代的做好。

韩度一样样检查了一遍,满意的点头,吩咐匠人取出少量原料,按照比例将三种原料混合在一起,再次装窑把原料烧成熟料。

韩度没有就此离开,而是在这里和众多匠人一起看着石灰窑里面熊熊燃烧的碳火。

等到石灰窑煅烧的时间足够了,熄火,开窑,将熟料取出。

等到熟料冷却下来,韩度俯身仔细查看。看颜色这熟料和以往他见过的水泥颜色差不多,就是不知道效果是不是也和水泥一样。

把捏在手里的熟料放下,拍了拍手,韩度吩咐道:“来人,将准备好的砂子和水取来。”

匠人飞快的背来砂子倒在木板上,混合上熟料将砂子掏成一个火山的形状,加上一点水之后,便开始不断的反复搅拌。

等搅拌充分之后,匠人便将其放入到准备好的木框当中。

韩度见工作做完,便点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

黄老见韩度还算满意,便上前问道:“大人,这,能成吗?”

“成与不成,本官也不知道。”韩度摇摇头,“不过明天早上就知道成不成了,等着吧。”

次日,韩度满怀激动心情的来到钞纸局,让匠人把木框拆开,取出其中的混凝土。

两尺见方的混凝土,颜色有发白,韩度见此心里忽然一凉。

果然,在后来的实验当中,这混凝土根本就没有他记忆中的那种坚若磐石的硬度,在匠人的铁锤之下,只是坚持了不到五下,便四分五裂。

“大人,这是成了吗?”黄老反而是很高兴,他刚才看的十分清楚,这东西如此坚硬能够抗住铁锤好几次敲击,这可比单纯的石灰,要强的多了。

韩度掂量着手里的混凝土碎块,仔细的看了又看,听到黄老的话,转头看了他一眼,叹气道,“成什么成,失败了。重新换个配比,再试一次。”

“啊?”黄老瞪大了眼睛,就这还是没成,这在黄老看来已经算是好的了?那要什么样的才算是成了?不过既然韩度下令,他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应道:“是。”

接下来几天,一次次实验,一次次失败。

韩度几乎是废寝忘食的守在钞纸局里。

一天早上,韩度还在睡梦当中便被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吵醒。

打开门,揉搓着充满血丝的眼睛,抬眼一看,原来已经是日上三竿。

“大人,成了,成了......”黄老一看见韩度,就激动的语无伦次,双手连连搓着都不知道放在哪儿了。

“什么成了?”韩度还没有回过神来,忽然想到了什么,抓住黄老枯瘦的手臂,“你是说水泥成功了?真的?快带我去看看。”

黄老好似被韩度的举动有些吓到,楞了一下没有反应。

韩度那里还有时间去管黄老,随即松手,自己一个人朝着石灰窑那边快步跑去。

韩度到了的时候,这里已经围满了匠人。

众人在窃窃私语,见到韩度前来,都赶紧问候。

“大人。”

“大人,”

“大人,这东西真是神奇。”

韩度此刻没有心思去理会众人,一双眼睛盯在众人围住的那块混凝土板上。青灰色的混凝土板,偶尔泛起点点微光,那是水泥砂浆凝固起来的现象,这和他记忆当中的一模一样。

韩度深吸一口气,正好这时黄老赶到,便转头问他,“有让人试过没有”。

“试过了,和大人说的一模一样,坚若磐石,任由铁锤如何砸,也完好无损。啧啧,老汉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东西,能够把沙子像做豆腐一样做成石头。大人,这是宝贝啊......”黄老点头。

宝贝?

这自然是宝贝,要不然自己也不会去花费这么大的精力,将它给试验出来。

韩度满意的笑了。

奉天殿。

毛骧告罪一声,在老朱耳边附耳一句。

“你说什么?”老朱眼睛瞪的老大,侧着头看向毛骧。

“臣所言句句属实,韩度在钞纸局造出奇物,能在化沙子为磐石,而且坚硬无比无惧铁锤敲击,比一般的石头更加坚硬。”毛骧低着头,一点私心都不敢有,如实向皇帝禀报。

化沙子为磐石,而且还比石头更加坚硬。

每一句话听到耳朵里面,都让老朱心神震动。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边关的城防问题,北边的城防起着抵御北元入侵的作用,虽然修建城池的时候,漢黨錮之禍③,知名賢士死者以百數,海內涂炭,其名跡章章者,并載于史。而一時牽連獲罪,甘心以受刑誅,皆節義之士,而位行不顯,僅能附見者甚多。李膺死,門生故吏并被禁錮。侍御史景毅之子,為膺門徒,未有錄牒,不及于譴。毅慨然曰:“本謂膺賢,遣子師之,豈可以漏籍茍安!”遂自表免歸。高城人巴肅被收,自載詣縣,縣令欲解印綬與俱去,肅不可。范滂在征羌,詔下急捕。督郵吳導至縣,抱詔書,閉傳舍,伏床而泣。滂自詣獄,縣令郭揖大驚,出解印綬,引與俱亡。滂曰:“滂死則禍塞,何敢以罪累君!”張儉亡命,困迫遁走,所至,破家相容。其所經歷,伏重誅者以十數。復流轉東萊,上李篤家。外黃令毛欽操兵到門,篤謂曰:“張儉亡非其罪,縱儉可得,寧忍執之乎?”欽撫篤曰:“蘧伯玉恥獨為君子,足下如何自專仁義?”嘆息而去。儉得免。后數年,上祿長和海上言:“黨人錮及五族,非經常之法。”由是自祖以下皆得解釋。此數君子之賢如是,東漢尚名節,斯其驗歟?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找个靠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丧尸ex行者

燕惊鸿

丧尸ex行者

淡络葡提

丧尸ex行者

如梦翎

丧尸ex行者

恩赐

丧尸ex行者

召弓

丧尸ex行者

龙家小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