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分》。

寂靜的夜晚,張小河獨自坐在一棵樹上,抬著頭,在等待著每天一現的月亮。

裂縫之內,只有當月亮到頭上的時候才看得到,有時候霧氣大也看不到。

他只是默默地等待著,一直到半夜,看到月亮之后,他才露出笑容。

隨后爬下樹,回到屋內休息。

這天晚上,他沒有等到月亮,在有些犯困的時候,張小河不再繼續等待。

順著一條藤條做的繩索,摸著黑爬上洞口。

進入山洞內,張小河躺下睡覺,就在快要睡著的時候。

忽然,“嘭”的一聲巨響,張小河渾身一顫,從睡夢中驚醒過來。

他立即出去查看,四處巡視一番之后,他發現微弱月光之下,一個女子悍然出拳。

又是一聲巨響,只見石屑紛飛,那一拳直接把石壁砸裂開。

這是何等的巨力,張小河內心暗道。

忽然,那女子轉過頭,正是林寒雨,她發現了張小河。

“還沒睡呢。”林寒雨幾大步跳到他旁邊,拍著他的肩膀問道。

“這不是被這動靜弄醒的。”張小河拿起她的手,看了看她的手爪。

即便是剛剛擊打過石壁,可卻一點損傷也沒有。

張小河又捏了捏她的手掌,軟乎乎的,摸著很舒服。

“你這拳頭咋這么厲害?砸石頭都沒事。”在一般的認知中,這么軟乎乎的拳頭,怎么可能比石頭硬。

雞蛋碰石頭,雞蛋會碎,但她的手一點事也沒有。

“我剛剛突破了,現在我是四級感染者。”林寒雨有些高興地說道。

對于感染者來說,四級是一個界限,突破到四級戰斗力會產生質的變化。

換作是以前,想要擊打石壁,沒有一點損傷是不可能的。

“哦,感染者也分等級啊。”張小河一直以為感染者的強大與否,關鍵在于能力的區別。

林寒雨也捏了捏他的手掌,內心滿足地說道:“當然啦,目前最厲害的感染者是六級的,四級已經能獨自一人到網外走一圈。”

“我覺得你應該還是吃虧的,你的能力是力量,很大程度上來說,不比那些奇奇怪怪的能力。”

之前張小河遇到過一個進化神教的感染者,他的能力會讓身體產生異變,那能力算得上很強。

要不是他失控,張小河還真不可能戰勝他。

“也是,感染者能力也有評級,我的能力只不過是最低的等級,要不是我升級速度快,還真不一定能當上特殺隊隊長。”

林寒雨深知自己的優劣處,等級越高升級速度越慢,總有一天,他會被其他人追趕上來。

到時候,他們的能力強大,而自己的能力評級最低,肯定會乏力。

張小河似乎早有預謀,前面的話語鋪墊好之后,開始說正題。

他伸手攬著她的腰,說道:“這個其實你不必擔心,我是卡牌師我也可以教你成為卡牌師。”

“成為卡牌師之后,兩股力量一起用,戰斗力肯定強悍。”

卡牌本身脆弱,而感染者身體強大,兩者互補,不說天下無敵,但是肯定會很強。

“對呀,我怎么忘了你這一出。”張小河不說,林寒雨都快要忘記他是卡牌師。

一直以來,她都有聽他說卡牌的事,知道卡牌師的優勢和劣勢。

“我現在就教你,咱們進去再說。”

張小河抱著她的腰,兩人沒入漆黑的山洞。

半個小時后,他面帶疑色,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林寒雨,實在是想不通。

“我怎么說不出來?”他驚奇地發現,自己竟然無法說出修煉方法。

本著要給她最好的,這種想法。

張小河打算把宮殿修煉方法告訴林寒雨,腦子里慢慢已經想清楚。

可到了要說出口的時候,卻根本無法形容修煉法。

就像是冥冥之中,有種力量捂住了他的嘴,根本說不出來。

“就是那個……是這個……”張小河磕磕碰碰,說不出完整的一句話。

林寒雨看他這副口吃的樣子,知道他不是在消遣她,張小河這個人雖然有時候不正經,但在重要事情上,一點也不含糊。

“要不找你師父問一問,她可能知道原因。”她提議道。

張小河點頭,兩人立刻起身到隔壁的山洞去。

先順著藤條下到地面,然后順著另一根藤條爬到武神居住的山洞。

走進去,看到了武神盤坐的身影。

她的眼睛閉合,身體一動不動像是一塊石頭。

要不是事先知道,他們還不一定能發現這里有人。

“在修煉,等一等。”張小河湊到她耳邊小聲說道。

林寒雨微微點頭,一般來說,修煉的時候是不打擾的。

無論是誰,也不希望自己在修煉的時候被打擾。

雖然這對武神并無影響,但是這是最起碼的尊重。

等到大半夜,兩人都困了,武神還沒有修煉完成。

他們等得哈欠連天,張小河抱著林寒雨,兩人靠著石壁,逐漸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大早,張小河睜開眼看到的第一個畫面,就是武神坐在他們面前,目光和煦地看著他們。

她的手肘抵著大腿上,手托著臉,時不時還會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師父,你修煉好啦。”林寒雨還在他的懷里睡覺,被看到之后,張小河有些不好意思。

“修煉好了。”武神笑瞇瞇的。

林寒雨還在睡覺,張小河不打算叫醒她,身體紋絲不動,說道:“我想問一個問題,我有一個修煉法說不出來,明明在腦子里想好了,可就是講不出來。”

“能給我看一看你的修煉法嗎?”武神一如既然的平淡。

張小河召喚出了宮殿,指著說道:“我是卡牌師,就靠修煉宮殿,我打算把修煉法告訴她,讓她也學,可是不知道為什么說不出來。”

武神的視線在宮殿上一掃,隨后她的心里就以了然,她說道:

“你這宮殿是由神打造的,你的修煉法應該也涉及神,關于神的修煉法是宇宙中的大密,只可身體力行,難以言傳。”

“就跟我當初跟你說的一樣,要找一個專門研習文字的先生,他可能說得出來。”

張小河內心了然,微微點頭說道:“這樣啊,我懂了。”

看樣子是沒有辦法,給她傳授宮殿的修煉法。

尋思一陣之后,只能給林寒雨學習一般卡牌師的念力修煉法。

明晰宮殿修煉法的原理之后,念力修煉法對于他來說早已了如指掌。

念法五階,而殿法九階,前面五階效果一模一樣,都是制作一到五階的卡牌。

后面四階肯定另有玄機,他目前只是二階,還不清楚后四階是什么情況。

林寒雨醒來過后,張小河給他講明了原因,告訴他無法說出殿法,只能將就念法。

她只是清淡一笑,說道:“都可以,能不能修煉到那么高還是個問題呢。”

林寒雨并不是貪得無厭的人,在她看來,能有一份念法已經很不錯。

能夠制作一到五階全套卡牌,已經能有很強的戰力。

就算是在整個地球上,有殿法的也是極為罕見,或者說目前為止,只有張小河一個人。

“那你找個時間,我把修煉法和我會的卡牌教授給你。”

“嗯。”

兩人說好之后,簡簡單單極為輕微地親熱了一下,就各自做自己的事去了。

因為林寒雨還要修煉,為了不擾亂她的心,也不敢太過放肆。

她是每天都要修煉的,神的修煉是萬能的,只要修煉神,林寒雨本身的感染者等級也會提升。

更重要的是,神強大之后,她失控的可能性大大降低,這也算是了了她的一個心結。

張小河照常每天閑適地過著,早上他也會跟著武神練拳。

起初,他的動作歪歪扭扭,武神也不指責,也不指點,只是認認真真地練著自己的。

久而久之,張小河像是被她感染了一樣,動作神韻都不差多少。

漸漸地,他發現自己練著練著力氣越來越大,而每次打拳也越來越費力。

最開始擺動作的時候,一點也不累,現在坐著這些看起來不費力的動作,一套打下來一身汗。

武神告訴他,這是因為他已經入了門,所以才會累,累就是有了感覺,他在進入狀態。

練了小個把月之后,他的身體有時候會暖洋洋的,一套下來渾身舒暢無比,也沒有之前那么累。

他的力氣就在每天一遍又一遍的打熬之中增長。

下午,林寒雨修煉完成之后,就會來找張小河學習念法。

張小河把千刀護衛一并教給了她。

在他力氣日益增長的同時,林寒雨制卡也越來越熟練,在修煉神的時候,卡牌師等級也在提升,現在她是一階卡牌師。

又一天,張小河跟著武神練完武之后,在河邊找了一塊地坐下。

沒有像往常一樣回到山洞,武神坐到了他的旁邊。

一邊幫他擰著濕漉漉的頭發,一邊溫聲說道:“以后你打算做什么?是留在這里還是出去?”

“我還是要出去的。”張小河不加思索道。

“為什么呢?”她微笑著問到,手一捏他的頭發就干了不少。

“外面的同類還在受苦,當然這并不是我最關心的,我還有我的家人,兩個弟弟妹妹還在外面,我一定要去找他們。”

張小河從來都沒有忘

而玄丹境界的強者當然要配備地級靈器!

地級靈器一般是難以尋得的,就算天劍宗有也不見得一定能有風屬性的地級高等階靈劍。

江景剛才隨手就贈予了魔音宗每個女弟子兩件高等階的殘缺靈器

莫天平的確眼饞了。

“三師兄,我怎么能夠忘了你呢!我可是專門給你留著好東西呢!”江景微微笑道。

隨后他就拿出了一柄青色的斷劍!

其實說是斷劍,倒也不完全正確!

因為這把三尺青鋒,只是缺少了一個劍尖,頂多也就是兩公分。

可以說,這是殘缺靈器最......

白玉京道:死的假和尚?(五)袁小风道:以独孤一鹤的身分,想必

不久后传出了黔王暴病身亡的消息,虽说郑瀚洋已经去世,薛夕朝依然不敢多言,臣服于新皇麾下,成为了郑国供奉。自此以后,郑国皇陵中多了一位白发苍苍的守墓人,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来历。毕竟郑瀚洋活着的时候,他也极少在人前战院掌握着三界六道试炼界域的钥匙,而三界六道存在很多神奇的试炼之地,强大的学生可以掌控这些试炼地,获得巨大好处,其中能掌控一整个试炼界域的就是界主,而能掌控界域内某个知名试炼地的就是域主,你没去过三界六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不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金丹之王

姬夜舞

金丹之王

叫偶爬爬

金丹之王

阳小戎

金丹之王

草上匪

金丹之王

鬼雨

金丹之王

太上观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