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追匿》。

就這樣場上忙的人忙的不亦樂乎,閑的人都不知道下一步該做什么。

因為武器的緣故,顏羽一直近不了周煜的身,反而處于劣勢,恰好此時顏羽追著周煜,周煜向前縱身一跳隨后轉身一槍刺向顏羽。

顏羽輕輕一笑,隨手就是一錘擊飛周煜刺來的一槍,隨后周煜因為槍被擊飛,跳在空中的周煜重心偏移,向一旁落了下去,往旁邊倒退了好幾步才用槍尖撐住自己的身體。

顏羽沒有繼續追上去趁勢下手,而是站在原地把兩把大錘抗在肩膀上,帶著笑容看著周煜。

周煜感覺受到了嘲諷,拖著槍就繼續朝著顏羽沖過去,先是一槍橫掃,然后被顏羽給向后躲開,又改為縱劈,顏羽又向一跳躲開了。

接著周煜沒有再著急進攻,而是緊握著槍持槍尖對著顏羽站好了之后,雙手抱著槍就往顏羽方向用最快的速度沖了過去,快扎到顏羽時,被顏羽用木錘給擋住了槍尖。

因為周煜接著助跑的力氣扎過來,所以就如顏羽這樣的大個子依然沒有擋住,往后后退了數步。

周煜雙手隔著一段距離握住槍,幾步快走來到顏羽面前,來回不停的往顏羽刺去,兩個呼吸就連刺了十槍,大部分被大錘擋住,也有兩下刺在了胸口上。

索性接連短距離的連刺并沒有太大的殺傷力,又好在顏羽身強體壯,還承受得住,但是因為沒有穿護甲,半邊胸膛還裸露著,身上還是被刺了兩個血花。

最后還是被顏羽拼著被刺中吧對方的槍給擊飛了,然而周煜被擊飛后,反而借勢利用槍桿的柔韌性又掃了回去。

一槍打在顏羽的腰間,顏羽被打得向邊上跳了過去。

“要是這是真槍,你早就死了!”

周煜站定,把槍向旁邊一甩,擺了一個帥氣的收槍的動作,然后再看著站穩的顏羽說道。

“,這算什么,你要被我打到可別涼了,再來!”

顏羽沒管身上的傷,也把兩把大錘向下一甩,看著周煜冷冷的說道。

而這次周煜改為一手平拿著槍,飛一般的直直的向顏羽刺了過去,這次顏羽沒有再提前用錘子區擋,也沒有向邊上閃躲的意思,而是眼睛緊盯著周煜的槍。

周煜見顏羽沒有任何動作,也沒多想,繼續向前刺了過去,快到顏羽眼前的時候,顏羽急忙向后倒退,周煜沒有放棄,直接追了過去。

但顏羽后退了幾步就提起手中垂下去的大錘雙手同時使勁,砰的一聲兩把大錘同時砸在了槍刃上,止住了向自己刺來的槍。

顏羽又后退了幾步,跟周煜拉開了距離,而周煜握著槍的右手連帶著槍直顫抖,用力一甩才強制性的緩解了一些。

而浮塵這邊卻不像那邊來來往往,這邊是一去不返,浮塵帶著張長凌、徐張他們一直往前打,對面的人一直往后退,勢力碾壓了。

落后的幾人則是被浮塵三人打倒在地,后面的四人則是在他們身上補刀,直到對方站不起來為止。

一會的工夫就已經解決掉對面三個人了,正式成了七對七的局勢。

接下來浮塵就停手了,剩下的隊友則是越過浮塵,六個人一起追著往后退的人追了上去。

看著一邊倒的優勢浮塵站穩了身子看著臺上剩下的三人。

發現江小軼還是根本就沒看自己這邊,周同、魏安都是懷著不太友善的目光看著自己。

浮塵也感覺到了一些危險,不過也沒什么可擔心的,這兩人實力自己都見過,或許魏安有些隱藏,但也無妨,沒什么可擔心的。

“兄弟,你們這么多人可不好辦啊!”

魏安看著浮塵,笑著說道,不過這笑并不友善,反而有些質問的意思,而且周同也跟著點了點頭。

浮塵一聽這話便明白了怎么回事,原來是怕自己七人圍毆他們啊,再加上一個第十場唯一晉級者李浮塵,這樣確實有些威脅。

“他們兩人晉級前十就行,我還得往前努努力!”

浮塵用食指指著張長凌和徐張,然后回過頭抬起手用大拇指指著自己,頭微微抬起一邊嘴唇翹了起來,有些嘚瑟的說道。

“周同,請賜教!”

浮塵說完,周同就雙手倒握著刀柄,拱手對著浮塵說道。

“李浮塵,請賜教!”

浮塵緊握住刀柄說道。

聽浮塵說完,周同就直接沖了上來,浮塵也沒閑著,沖著對方沖了上去。

刀乃九短之雄,取其輕靈,力發千鈞,勇往無前。

周同在快接近浮塵是時候舉起刀跳起來就涂脸色不变,在思考着。

  

  叶族为何对姜族出手,难道是因为姜晨夜和自己的关系?是那个叶问天!

  

  但是却为何又与秦皇结盟?难道秦皇和姜族也谈崩了。

  

  “天洲开始乱了啊。”陌涂摇头,太复杂了,没想到天洲竟然发生了这么多大事。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陌涂好奇的望着小五。

  

  “大哥,我们这些刀子上讨生活的人,走南闯北,自然听到了许多消息。并且,这次郎王,秦皇,都是亲自下达了旨意,昭告天下的。

  

  “行,你走吧,有什么消息,随时传递给我。”陌涂点了点头。

  

  “大哥,怎么联系你啊。”小五挠挠头。

  

  “传音石。”陌涂给了小五一个传音石。

  

  “记着,你敢有任何不轨的想法,我能第一时间感觉到,到时候你会生不如死的。”陌涂轻语。不过眉心“太”字却在闪烁。

  

  “呃啊……大哥……我不敢,不敢,你快停下来吧……”小五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元神似要被撕裂,那疼痛,深入骨髓,只是一会儿,就已经脸色惨白,大汗淋漓。

  

  “好好表现,将来如果表现好,我会解除禁术的。最好不要让人发现,你和我的关系。”陌涂郑重警告,这是在提醒小五,陌涂明白,有许多人要杀他,与自己有关系的人,也可能会成为别人下手的对象。

  

  小五走了,陌涂的心情却更加凝重了。

  

  乱世真的要来了?魔族一切都还平静,这东土天洲秦皇和郎王已经开始内战。也对,杀子之仇,秦皇怎能不报,就如同,郎王对他发出诛杀令,要诛杀自己一样。

  

  “只有三个月了。你已经到了中土神洲了吗?三个月之后……你会回来成亲吗?不会,我绝对不会让你嫁给三皇子,这个人是个大阴比!我是为了你的幸福……”陌涂遥望天际,语气惆怅。

  

  ……

 

  东土天洲边缘,这里有一片山脉,邙山山脉,一座大山的半山腰,有三人正在徒步向北方前行。

  

   

  “啧啧啧,这陌兄不得了啊,没想到短短时间,竟然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邪枪都被他得去了。”

  

  魁梧的唐国太子唐正风,跟在一位清冷,高雅的女子身后,一边说话,一边摇头。

  

  “意料之中。”清冷高雅的女子正是顾络卿,她轻启樱唇,语气异常平静。

  

  “你的小相好跟龙女好上了,咯咯咯。”顾络卿一旁,一身皮夹克皮裤,一头火红色波浪卷的楚韵曦娇笑,随着娇笑,胸前的硕大,也跟着颤抖。

  

  唐正风甚是猥琐的撇了几眼,然后赶紧回头,目不斜视。

  

  顾络卿停下脚步,遥望墨海方向,仿佛与陌涂心有灵犀。

  

  “想你的小相好了?”火辣的楚韵曦也停了下来开口问道,眼睛眨巴着,心中却想到了了陌涂给她说的那句话。

  

  “如果你真的想当娘,我不介意帮你这个忙。”

  

  唐正风亦停了下来,三人都在遥望天际。

  

  顾络卿没有回话,眼中尽是漠然,甚至偶尔会闪过狠厉。

  

  “这秦皇也不知道搞什么玩意,秦太子都死了,却又将你许配给了三皇子。你和陌涂的事情已经传开,这摆明不将陌兄放在眼里,死磕到底啊。”许久之后,唐正风开口说道。

  

  “也怪不得人家,皇室最看中的就是脸面,就算秦太子死了,但是陌涂和疯女人的事情,可是有损大秦皇朝的脸面。只是这天剑门,是彻底与大秦皇朝绑在一起了?”楚韵曦耸了耸肩。

  

  “当初,你答应天剑门与大秦皇朝联姻是为了偿还恩情。如今秦太子已死,天剑门却依然不顾虑你的感受……”唐正风苦笑摇头。

  

  “谁给他们的勇气?三个月之后,我自会讨个公道。”顾络卿轻语,额前发丝随风凌乱。

 

  

堆积着的黝黑的铁块,它们尚未方自迈步,却被火凤凰伸手拉住

江景估摸著,自己現在身體的強度,最起碼有天階的強度了!

修煉真氣,算是練氣;而修煉肉身,則是練體,一個內家功夫一個外家功夫。

練氣和練體同修,難度是很大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一旦練氣和練體都提升上來,修煉者的戰斗力是心中有些不滿。

要知道根本從來沒有人敢拒絕他的請求,就算是想要一個上古兇獸窮奇,也是可以的,雖然說這上古兇獸窮奇是非常稀有的,但是想方設法想要得到他還是可以的。

“你說你想要什么?是那些天級丹藥還是天階身法?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追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千域之圣

布羽

千域之圣

牧尘客

千域之圣

誓月

千域之圣

烟四少

千域之圣

肥肥的Q

千域之圣

徐子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