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三香五更》。

形胜,不候入国而熟贤:多情的姑娘,情总是

位于黎国国都附近的潘凤群山雄伟壮丽、峰峦秀美,延绵数十公里,潘凤群山的主山人称恶凤山,此山高高耸立,在恶凤山山体的周围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纱雾,若隐若现,如天上的云朵忽远忽近,让人有一种看得见却摸不着的神秘之感。

  恶凤山是最近风头最胜的渡溟宗所在地,说到渡溟宗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有人说渡溟宗曾经一夜灭掉黎国二十四个宗派,有人说如今的黎国国主已是渡溟宗的傀儡皇帝,有人说渡溟宗的宗主是恶魔的化身,关于渡溟宗的传说数不胜数,但是最厉害的要数渡溟宗凭借一宗之力击退了危险大陆的魂族,保护了周边数个国家的安危,传说渡溟宗的宗主实力滔天,坐下有二十四狂魔、四大癫魔者以及溟魔左右护法,这其中的任何一人都是能够在大陆上横着走,但却都能够被渡溟宗宗主收到麾下,足以证明渡溟宗宗主的实力与魅力。

  在恶凤山的最高处坐落着渡溟宗的大殿,这里是渡溟宗商议大事的地方,两名中年模样的男子坐在大殿的左侧,靠近门外的是狮魔刘长岩,此人身披白色虎皮大衣,脖子上戴着九颗奇形怪状的骷髅头,传说这九颗骷髅头都是其他种族强者的头颅,是刘长岩引以为傲的资本。另一个是血玉之手张万文,此人身披红色长袍,一手修长的手竟是暗红色的,看不出一丝的生机,但隐隐露出一股危险的气息。此二人正是渡溟宗的溟魔左右护法。

  此时此刻两人正在闭目养神,休养生息,不多时将在此处召开渡溟宗三年一度的大会,但由于宗主还在危险大陆,所以由狮魔刘长岩和血玉之手张万文两位护法主持。

  “报!报!报!大事不好!大事不好!”来人正是渡溟宗的送信使者。

  渡溟宗在整个人类世界都是数得上号的大势力,在整个人类大陆的西部是霸主一般的存在,加上渡溟宗的宗主名声在外,实力滔天,虽然此时此刻宗主身在危险大陆,但仍留有两个镇宗之宝,说到大事?能有什么大事!狮魔刘长岩眼睛都没有睁开,只是动了动嘴皮问道“慌什么慌什么,身为渡溟宗的送信使者,要沉得住气,天塌下来也有我们顶着,你先缓一缓,顺顺气,再说发生了什么事?”

  送信使者听罢,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深吸两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道“左右护法大人,辕来了!已经到山下了!并且将守门弟子全部打伤。”

  听到辕的这个名字,狮魔刘长岩和血玉之手张万文同时睁开了眼睛,并且同时皱眉,表情十分凝重。

  虽然渡溟宗在整个人类大陆的西部是霸主一般的存在,但和辕相比,依旧不如,人们称呼辕为不死半仙,辕拥有着这个世界最顶尖的实力与势力,渡溟宗实力虽强,但绝不是辕的对手,要知道渡溟宗的传说虽多,但绝不及辕的十分之一。不过辕所在的势力位于世界的中部,离黎国有着较远的距离,并且两个势力几乎没有过交集,辕为何来此?虽然从未见过辕出手,但单单辕这个名字就让两位护法感觉到深深的压力,狮魔刘长岩眼中带着深深的忌惮问道。“他们来了多少人?”

  送信使者道“就辕一人!”

  听见只有辕一人,狮魔刘长岩微微松了一口气道“就一个人,那还好,那还好。”

  血玉之手张万文有些担忧的说道。“老刘,辕毕竟是第一人,虽然过了几十年,但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再次达到他的高度,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狮魔刘长岩冷哼一声道“哼!区区一人而已,就算是辕想找我们麻烦,也定叫他有来无回,我们的护宗大阵,由十一名精英长老和七十名精英弟子开启,拥有九九八十一种变化,有水火电风土,有各种魂兽,还有...”

  狮魔刘长岩话音还未落。

  第二名送信使者匆匆来到大殿前,眼里充满了恐惧道“左右护法大人,护宗大阵被破!八十一名护宗大阵的开启者全部晕倒!”

  “怎么可能!”深知护宗大阵实力的狮魔刘长岩的眼睛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这时,大殿后面出现了一群身影,正是渡溟宗赫赫有名的二十四狂魔。

  二十四狂魔其中一人说道“没想到辕这个老家伙还活着,曾经的世界第一,不知道现在还有几层实力,就让我们二十四狂魔去领教一下吧,兄弟们走吧。”

  从大殿的另一侧出现了另外四个人的身影,这四个人正是渡溟宗传说中的人物四大颠魔者。

  四大颠魔者其中一人说道“有意思,我们四兄弟从小听着辕的名号长大,今日得以一战,有趣的很,走吧。”

  狮魔刘长岩对于二十四狂魔和四大颠魔者的实力十分了解道“他们二十八个联手就连宗主估计都必死无疑,辕胆子太大了,一个人就敢独闯我们渡溟宗,这次看样子辕定是有来无回了。”

  血玉之手张万文却完全没有刘长岩的自信,而是问道“老刘,辕这老家伙输过吗?”

  刘长岩听完张万文的话,想到辕有关辕的传说,头上不经冒出了冷汗,但想到辕这家伙就是个老不死的,实力随着年龄的增加会出现下降的趋势,辕这个家伙活了多久了?一百年?一百五十年?二百年?虽然不知道辕的具体年龄,但是一百五十年以上肯定有了,按道理实力肯定下降了不少,于是说道“那老家伙虽然未尝一败,但毕竟年老则力弱,辕人生的第一次败定会败在我们渡溟宗,不过那些家伙下手没轻没重的,可不能让辕死在我们宗内,不然他的徒子徒孙过来报仇,我们渡溟宗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这时,从刘长岩的身后传来声音“刚刚你说谁会败在你们渡溟宗?”

  刘长岩只觉得后背一凉,赶紧回头,只见一记手刀劈向刘长岩,刘长岩想要闪躲,要知道刘长岩的速度可不慢,在整个渡溟宗能够排进前三,但是此时身体完全跟不上神经的速度,巨大的力量直接击中刘长岩的颈部,刘长岩口吐白沫直接晕倒在地。

  身为渡溟宗两大护法之一的刘长岩竟然被一击击败,虽然辕有偷袭的嫌疑,但毋庸置疑辕本身的实力极其恐怖。张万文甚至没有察觉到辕是何时进入大殿的。

  跨过刘长岩的身体,走出来一个人,此人正是辕,辕头上用黑色的发髻盘起白色的长发,脸上的胡渣看上去有好几日没有清理了,身上穿着一个印着辕字的白色麻衣,身下穿着一根灰白色的短裤,脚下是黑色的木质人字拖。整个人显得十分懒散,但那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好似那雷电一般,犀利而又富有穿透力。

  在张万文的眼里,此时的辕好似站在自己面

此时此刻秦辉顿时注意到那站在自己身旁的那些人都已经痛苦,而且向着那天池所在的地方冲了过去。

如果在这个时候,秦辉去耽误一秒钟的时间,恐怕秦辉被其他人落下,甚至很有可能秦辉被淘汰,紧接着想到这里之后,秦辉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大吼一声道。

“龙腾!”

欢迎落下之后,秦辉的身影顿时消失在那虚空当中,那站在天池上面的天白雪也是整个人愣了一下,万万没有想到秦辉竟然能够瞬间消失而此时此刻。

正当她准备扭过头去观察秦辉......

”陆小凤道:“为什么?”花满者,辛爱妻义父也。选欲以牵制

五分鐘,很快就到了。

就聽到鄧沖已經迫不及待的發出了呼喝:“實戰訓練,正式開始,第一組,范云臺你上來給大伙做個示范!趙飛,你來陪他練練!”

是!

范云臺一挺胸膛,大步走上了演武擂臺。

對面,一名面色陰冷的天鳳軍戰士縱身一躍來到了范云臺的對面,大伙定睛一看,此人乃是一名五脈玄境的高手。

“趙兄,請多多指教了。”

范云臺抱拳行禮,臉上笑的卑微,而那趙飛不過區區一名普通的天鳳戰士,對著范云臺僅僅冷哼了一聲,雙手抱在胸前:

“別廢話了,來吧!”

這種倨傲的態度讓所有人都暗暗咬牙,范云臺,就算你跪在地上當一條狗,在別人的眼中也得不到任何的尊重,連狗都不如啊!

“看招!”

范云臺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有一聲大吼,運起了招牌的火焰玄氣向對方攻了過去。

戰!

那趙飛眼中更是爆出冰冷的戰意,將身形化成了狠辣的罡風,狠狠的向范云臺席卷而去。

一時間,擂臺上玄氣爆裂,戰意奔騰,滾滾的火光與漫天的罡風碰撞糾纏,一道道精妙的玄功戰法于眾人面前交織出了絢爛的光芒。

“范云臺還是有兩下子的啊!”

王猛等人看著擂臺上的戰局,雙方竟是一時間糾纏不下,足足戰了一百多個回合之后卻見那趙飛故意賣了個破綻給對方,范云臺一招冒進,全盤皆輸,被直接一記鞭腿橫掃了在了胸前,頓時爆出了一口鮮血,直直的飛出了擂臺。

嘭。

大伙見他狼狽的身軀翻滾在了地上,沒有人前去攙扶,只有白凌咬了咬牙,大步沖了過去。

“云臺,你,你還好吧!”

白凌將地上滿身泥濘的范云臺扶起,后者又重重的噴了一口鮮血,臉色已經蒼白無比,但到了這個時候,他竟然還抱起了雙手向著趙飛行禮:

“多,多謝趙兄手下留情!”

“哼!孬種!”結果臺上的趙飛只有一句冷冷的譏嘲,轉身就走。

“云臺,你沒事吧!”白凌連忙扶著范云臺走到了一旁。

范云臺從腰間掏出了一顆靈丹服下,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慘笑道:“沒想到他們連我都一點也不留情,白凌,等會你多加珍重。”

“云臺……”

“嘿嘿,不過這樣也好!”范云臺笑容中泛起了一抹惡毒:“等會葉楓上場的時候,天鳳軍一定會派出最可怕的高手狠狠虐他,訓練中不能動用兵刃,我要看他怎么死!!”

“云臺……其實,說不定咱們不必跟葉楓死磕到底的……”白凌眼中泛起一抹無奈。

“胡說!”范云臺努力的撐起了身子:“這個天云宗,有他沒我,有我沒他!扶我過去!!”

這兩人一瘸一拐的走到了隊伍旁邊,所有人皆是冷眼相看,范云臺那奴才一般的模樣,讓人發自內心的厭惡。

與此同時,高臺上的鄧沖心中滿是復仇的快感。

這是第一個!

面前的這兩百個天云弟子,就是他們搶走了本該屬于天鳳軍團的獵賽冠軍,今天他就是來報復的,他要一個一個的來收拾這些雜碎,讓他們知道忤逆天鳳軍,對抗郡守府會是怎樣的下場。

“下一個,王猛,出來!”

鄧沖冷冷一喝,大伙的目光刷的一下聚到了王猛的身上。

終于輪到自己這些人了嗎?

王猛眼角一抖,臉上浮現了一抹悲壯。

“王師兄!”

周圍眾人全都發出了悲切的呼喚,眼看著就是一幕風蕭蕭兮易水寒的壯烈畫卷。

“別磨磨唧唧的,給老子滾上來!”

擂臺上,早已經站了一名天鳳戰士,他名叫雷奔,體型魁碩,健壯如熊,一身可怕的玄氣威壓儼然已經到了六脈境界,絕對穩穩的碾壓王猛。

格拉拉。

雷奔將自己的拳頭捏的好像放鞭炮一般,滾滾的金屬性玄氣已經在擂臺上橫行肆虐,整個人像一頭汗毛炸起的爆熊,就等著王猛上來好好的發泄凌虐。

王猛站了了擂臺。

他清楚的看到雷奔與鄧沖之間交匯了一個冷酷的眼神,仿佛在說——

就是這小子,給我狠狠弄他!

雷奔一張大嘴獰笑著咧開了,里面的白牙顆顆閃著寒光。

“在下王猛,請指教!”

王猛遠遠的抱拳。

“指教你姥姥,給我跪下!”

結果雷奔爆著難聽的粗口直接沖了過來。

只見他兩只拳頭好像化成了兩柄開山裂石的重錘,呼在半空,抽爆了空氣,毫不留情的就砸向了王猛的胸膛,這一招正是天鳳軍團秘傳拳法殺招之一的驚雷破!

好狠的拳頭。

大伙在下面看的咬牙切齒。

這一下若是挨得結實,只怕王猛至少半個月不能下床,什么不能下重手,這特么還不算重手嗎!

對面。

王猛見對方拳勢洶洶,眼睛猛地一睜,發出一聲長嘯:

“來得好!”

只見他雙腳向后一錯,全身的玄氣都在雙臂之間凝成了一道防御氣團,整個人更是蜷縮成了一團,擺好了最不受力的防御姿勢

陸隱抓住勾爪,用力捏了捏,材料相當堅韌,入手幾乎將他冰凍,竟能感受到刺骨的寒意,不知道什么材料制作,可惜了。

繼續向里面走,不久后,又看到一柄長刀,他眼角抽了抽,從遠處看,這是長刀,但走近了一看,也是長刀,但刀鋒與刀背互相交錯,不存在哪一面是刀鋒,哪一面是刀背,兩面既是刀鋒又是刀背,更惡心的是在刀柄處還有個倒刺,這玩意能不能傷敵陸隱不知道,但絕對傷己,怪祖,怪祖,確實是怪祖。

陸隱搖搖......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三香五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玄幻之大神魔

百天黑夜

玄幻之大神魔

priest

玄幻之大神魔

封七月

玄幻之大神魔

洛阳城

玄幻之大神魔

沾衣未摘

玄幻之大神魔

轩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