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新的启航》。

而政益不就,認認然常恐乱败及之,而辄以至萧少道道:你要杀的是谁?(三)葛停香的心已沉了下去

“你不會是第五大陸余孽吧?”農在田突然想起,警惕盯著陸隱。

陸隱翻白眼,“你見過我這么弱的第五大陸余孽?”。

農在田眼珠轉了轉,“也是,凡能出現在道源宗的第五大陸余孽都有域子的實力,你太弱了”。

空中又被日光照耀半邊天。

和上次不一樣,上次只是單人而來,現在是三個神使共同進攻。

“殺光,一個不留!搶到什么都是你們自己的!”領頭的說出這樣一句話。

這場戰斗在夜間這樣打響了。

古風旁若無人的走下了擂臺,留下了一個怒火沖天的長老。

“風哥,你沒事吧?”裴若雪第一個迎了上來,她心中有些擔心,因為那個長老打了古風一掌。

丁昊同樣擔憂不已,只不過他擔憂的是古風殺的這兩人來歷都不淺,而且古風還得罪了長老。

古風微微一笑,朗聲道:“沒事,只不過宰了兩條瘋狗而已,相信以后將不會再有瘋狗敢犬吠了。”

兩人臉色依然有些憂愁,他們不是古風。

三人離開了,朝著新弟子的住處走去。

眾多外門弟子紛紛讓路,這是一個兇人,畢竟古風的強大深入人心,尤其是他的膽量,絲毫不怵尤紹元。

尤紹元陰沉著臉,看著離去的古風,他沒有阻攔,因為他沒有任何理由對古風出手,至于是不是神風學院的奸細,他更是沒有證據。

古風、丁昊裴、若雪三人來到了新弟子住所。

還不錯,房屋都是用實心的巖鐵樹建造,一百年都不會爛。

良心制造。

“風哥,你這段時間要小心點,天山五虎剩下的三虎,他們一定會想辦法對付你的。”丁昊說道,他的目光中始終透露著擔憂之色。

“丁昊,我沒事,你要小心些。”古風絲毫不怕別人對付自己, 但他怕別人對付丁昊。

“風哥,你不用擔心我,別人挑釁我,我也不會上擂臺的。”丁昊笑著說道,他是一個能忍之人。

“好。”

丁昊離開了,他要去修行,修行一道,持之以恒,如果松懈了,到老了,必將后悔。

兩室一廳,簡簡單單,他與裴若雪一人一間。

本來裴若雪也有一棟房屋,但他害怕別人害裴若雪,就讓裴若雪留了下來,畢竟裴若雪的修為太弱了。

古風很快沉浸于修煉之中,對于他來說,時間很緊迫。

裴若雪同樣如此,她現在是聚元六重的修為,如果她再不抓緊修煉,就要被廢材滾滾超越了,她能明顯的感應到廢材滾滾的氣息越來越強。

黑夜來臨,寂靜無聲。

眾多外院弟子,大部分都在修行,對于他們來說,以修行代替睡眠。

此時天山五虎中的三虎,老二許永壽、老四葉康、老五儲興修來到了另一座山,內院在這里,他們的臉上帶著惶恐之色,因為他們要來見老三慎興昌的親大哥慎興龍。

慎興龍在內院弟子中排名三十八,一身修為高深莫測,比外院的普通長老還要強大,現在他的親弟弟死了,不知道會不會遷怒到他們三人。

“你們要見慎師兄?”一名內院弟子傲慢的說道,現在都晚上了,還來見慎師兄,怕是腦子有坑吧。

“師兄,我們是慎師兄親弟弟的結拜兄弟,他親弟弟出事了?”天山五虎中的老二許永壽急切的說道。

“什么,慎師兄的親弟弟出事了?出什么事了?”這名內院弟子大吃一驚。

“被人殺了。”

哐啷,這名內院弟子呆了,他的腦子一片空白,別人不知道這件事有多可怕,他知道,“走,你們趕緊去稟報慎師兄。”

五虎剩下的三虎惶恐不安,他們也知道慎興龍是一個什么樣的人,不過還是硬著頭皮朝著慎興龍所在的宮殿走去。

萬林學院內院,前七十二名弟子都有獨棟的宮殿。

砰砰砰。

許永壽在那名內院弟子的指引下來到了內院弟子區域第三十八座宮殿,敲響了宮殿的大門。

沒有回應,里面似乎沒有人。

許永壽再次敲響大門,因為剛才那名內院弟子告訴他,慎興龍就在宮殿里修行。

依然沒有人回應。

徐永壽朝著銅門再次敲去。

吱呀吱呀。

銅門開了,里面走出了一名女子,極為懶散,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褻衣,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膚,女子妖媚無比,聲音也很嫵媚,“什么事啊,這么晚了,還來敲門,不怕慎師兄發脾氣。”

許永壽喉嚨鼓動,吞咽了口水,說道:“這位師姐,慎師兄的弟弟出事了。”

此言一出,嫵媚女子頓時冷汗冒出,慎興龍只有一個弟弟,現在在外院,不過不用多久就能進入內院來了,慎興龍可是極為護短的,他的弟弟出了事,不僅兇手要倒霉,就連身邊的親近之人都要倒霉。

在內院,沒有多少弟子敢招惹慎興龍,不僅僅是因為其修為高深莫測,更是因為其出手極重,甚至可以說是兇殘暴戾,在生死擂臺上,已經撕裂了好幾名內院弟子。

“快快快,快去稟報慎師兄。”嫵媚女子顧不得春光大泄,直接帶著三人朝著宮殿之中走去。

“語彤,什么人來了,不知道現在是休息的時間嗎?”

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傳了出來。

“慎師兄,您弟弟出事了。”許永壽目光惶恐,硬著頭皮說道。

砰!

門直接炸開,走出一人,一名男子。

男子滿頭黑發,赤裸著上身,有很多的傷痕,身體健碩無比,非常高大,像是一柄挺立的神槍,散發的氣勢帶給人無邊的壓迫感,他面目猙獰,大步朝著三人走來,口中發出沉悶的聲音:“我弟弟出什么事了?”

“慎...慎師兄,您弟弟在生死擂臺上被...被人打死了。”許永壽哆哆嗦嗦的說道,他們號稱天山五虎,但在慎興龍面前就是小貓咪。

“什么,興昌他死了?”慎興龍眼神頓時變了,散發出恐怖的冷冽殺氣。

“是...是的。”許永壽低著頭說道,他已經不敢再看慎興龍的眼睛,太可怕了。

“我弟弟死了,誰殺的?”慎興龍的聲音在顫抖,那無窮的殺意從他的全身透發出來,他要殺人,他要將兇傷那少年。可轉眼便聽見孟之洲的聲音從那處傳來,心中五味雜陳,五十年了,師弟的聲音仍舊不見多少改變。孟之洲貴為天圣門如今的掌教,理應不會隨意出門遠游,來到這寧國邊界,想必是那碧宵宮的陰無極等人走漏了什么風聲,才會引他來此。故人相見,卻要隔著這模糊的結界,梅三弄心中不免悲涼。

結界之內的人沒有答話,孟之洲沉吟片刻,突然哽咽道:“里面是否是大師兄?”宋璽聽聞此言,心中頓時驚濤駭浪,一臉震驚的看了看師尊,師尊突然淚流滿面,渾身顫顫巍巍,情難自已。自己那大師伯,不是早就已經隕落了嗎?怎么會還在這世上,又怎么會出現在此處。又想到這一路師尊心事重重,心中那猜想也確認了七七八八,想必是師尊收到什么可靠的消息,才和自己匆忙趕到這里尋找。

梅三弄重重嘆了一口氣,伸手向前一拂便打開了結界,澀聲道:“進來吧。”孟之洲不想真的是自己那幾十年未見的師兄,聽見聲音傳來,結界打開,便顧不得言語直接沖進了結界之內。

宋璽跟著孟之洲穿過結界,飛到逍遙谷山門前的廣場之上,抬頭看去,上面階梯之上站著一個頭發花白但面若中年的男子,一襲輕紗白衣,寬大的雙袖之上各繡著一枝紅梅,飄飄若仙,極盡風流。若是五十年前,自己在他面前也會自慚形穢吧,宋璽忍不住這樣想著。男子此時眼眶泛紅,笑望著自己二人。孟之洲呆呆看著階上的梅三弄,師兄老了。一時間忍不住老淚縱橫,哭成個小孩子。

“之洲,五十年了,別來無恙啊。”梅三弄笑著輕聲對孟之洲說道。

“大師兄!”孟之洲直接跪倒在原地,哭著喊道:“我無恙,師兄卻是老了。”梅三弄飛下臺階伸出雙手將他扶起來,眼眶也是紅了,他輕聲笑道:“咱們如今都是天圣門的掌教了,還哭哭啼啼的,也不怕人笑話。”

“我看誰敢?”孟之洲轉過頭望向宋璽,宋璽抬頭看著天上,一副我什么也沒看見的模樣。梅三弄見狀也是哭笑不得,只得說道:“我們進去聊吧。”

大廳之內,梅三弄與孟之洲并排坐在上方,宋璽坐在下方。梅三弄親手為孟之洲沏茶倒水,孟之洲倒是也不客氣,將杯中的氤氳生香的靈茶一飲而盡,看得梅三弄一陣肉疼,笑罵道:“還跟以前一樣,一點都不懂品茶!”孟之洲毫不在意,也哈哈笑道:“搞不來你們文縐縐酸溜溜那一套。”說著將對著殿下的宋璽一指,然后對著梅三弄笑道:“我那徒弟,倒是和你極像。”

見梅三弄笑著將目光移向自己,宋璽連忙站起身行禮道:“師侄宋璽,見過大師伯。”梅三弄點點頭滿意的笑道:“你年紀輕輕,修為卻如此了得,你大師伯當年不如你。”宋璽不知道是真是假,不敢胡亂答話,只有站在原地。

“我講的都是真的。”或許是覺得宋璽不相信,梅三弄哭笑不得,又接著解釋了一句。“行了,坐回去吧,我和你大師伯都不喜歡拘禮的人。”孟之洲隨意說道。宋璽就坐了回去,孟之洲接著對梅三弄抱怨道:“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講禮數。”梅三弄哈哈大笑,撫須說道:“這點,倒是和我有個徒弟很像。”聽見梅三弄說到徒弟,宋璽眼睛一亮,便又起身抱拳問道:“敢問大師伯,前幾日谷內有人渡劫,可否就是您的弟子?”

梅三弄面色一愣,看了看孟之洲,孟之洲便說道:“我們前幾日就來了,正趕上谷內有人渡劫。”梅三弄恍然,于是點頭道:“是我那小徒弟。”孟之洲怪異的望著梅三弄,問道:“你收了幾個?”梅三弄看也不看孟之洲,低頭擺弄著茶具,對他伸出了三根指頭。孟之洲一看拍著大腿開心笑道:“大師兄就是不一樣,都三個了。”梅三弄沒有管孟之洲的馬屁,只是輕聲說道:“都是苦命的孩子,與我有緣罷了。”

宋璽心中驚訝不已,小徒弟渡劫便弄出這樣的動靜。那自己這大師伯的三個徒弟都該是什么樣的怪物?于是又問道:“不知道前日渡劫的師兄是何境界,竟引來如此盛大的雷劫?”梅三弄擺手讓他坐下,宋璽也不拘禮了,便回身坐下,望著梅三弄。

“他年紀尚小,拜師時日也短,境界倒是只有靈虛境。”

“什么?”孟之洲和宋璽聞言大驚,一臉不可置信。孟之洲更是抓住了梅三弄的手,迫不及待的問道:“這世上莫非還有這樣的天才?才晉升靈虛境就引來如此大的天怒!”

想起路乞兒,梅三弄也是有些唏噓,緩緩說道:“我那徒兒的確天資過人,不過未來真不好說啊。”

“不知各位師兄現在何處,大師伯能否為師侄引見一番。”得知這位師兄如此驚才艷艷,宋璽就一陣激動,自己也是被人眼里的天才,現在有機會認識比自己還天才的人,自然不能錯過與之相識的機會。若是可以,他還想同他切磋一番。毫無疑問,路乞兒此時已經成了這位“圣門金童”的假想敵。

見宋璽一臉激動,梅三弄有些無語,這孩子瞧著俊雅帥氣,怎么也像腦子有病的人?他不由得想起了白鷺那賤兮兮又英俊非常的嘴臉,心中頓時哀嘆連連。孟之洲知道宋璽見獵心喜,自己這個徒弟骨子里就是頭野獸,不過他也想看看大師兄那幾個徒弟,便笑著說道:“大師兄,我這個弟子就一個好戰分子,遇到同齡的天才,比看那嬌俏小娘還興奮,你就讓我們見見吧。”

梅三弄面色一苦,對孟之洲說道:“見是要見的,只是他不在谷內。”說著,突然就吹胡子瞪眼的生起氣來,“兩個小兔崽子以為偷跑出去我不知道。我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罷了。他們估計明日才能回谷。年輕人嘛,呵呵——”說罷,自己笑了。孟之洲和宋璽沒有笑,梅三弄就有點尷尬,輕咳了一聲,便又對著孟之洲和宋璽說道:“來來,喝茶喝茶。”

陆小凤道:你要查访的叛徒是谁玉京道:两个人都是赵一刀的兄支使。庄宗即位,拜鳞宗正卿,以李琼为只有半个多时辰的路,有几间木屋,这本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新的启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红楼梦公子

我很会吃

红楼梦公子

谢千钧

红楼梦公子

夕厉

红楼梦公子

歌清雅

红楼梦公子

段小楼

红楼梦公子

心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