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再见武皇(求保底月票)》。

当然不是。他当然也能利用老夫来挟制卫空空

距離居林村一里地的一處小山坳里,有一個小山莊,莊里人不多,也就三十多人。可是大都感染了天花,動彈不得。

這時,莊外來了六個人和一頭牛,六人個個白布蒙面,只露出一雙眼睛。

來到莊子時,一個大花臉提著桿長槍對來人大喝:“站住!來者何人?光天化日蒙面而來,欲意何為?”

聽到喝喊聲,這六人當中,走出倆人,看向那大花臉:“林中,你小子長能耐了,連我們都不認了!”

大花臉原來叫林中,他見對面的人里走出倆眼熟的人,還喝問自己,聽聲音應該是……“林木叔?你怎得…?,他們是誰?”

“啍!還不快去通報管家,陛下派宮中御醫來治天花,不管有沒有病,所有人都必須治!”這個叫林木叔的莊戶沒有直接回答林中的話。

林中睜大眼睛,結結巴巴:“御…御醫?宮…宮中來的……”

“愣著干什么呢?還不快去!”林木叔看到林中呆愣著不動,不由大聲喝斥。

被林木叔這么一喝,林中打了個激靈,馬上回過魂來,連滾帶爬的往莊子里路……

莊子內宅,在一間明顯是女子的閨房外,一個頭發花白,管家打扮的老頭在門外,敲了敲門:“小娘,村里的莊戶帶了幾個人過來,說是宮中來的太醫,專門治天花而來。”

屋中人聽了管家的話,響起了一陣荒亂的腳步聲。半響,才有一女子的聲音響起:“真的是宮中御醫?別是來蒙人的騙子吧!”

“小娘,老奴剛剛見過了,是宮中御醫無疑,他們還有兩名禁軍護衛著來的。”

“那就讓他們去給下人治吧!”

“小娘,太醫說了,這里的所有人都必須治,一個人都不得放過。如果漏了一人,他們回去復不了命,有可能還會被……”

“林叔,我累了!”房中女子未等管家說完,直接打斷。

管家嘆息一聲,不由搖了搖頭,心想:多么可人的小娘呀,卻得罪了崔家,這輩子都別想再嫁人了,安靜的在這里度過余生吧。

居說還得了天花,現在雖然已經好,但整張臉卻花了,難看致極,誰還敢娶……

但是他還沒走幾步,便停住了,他一拍自己腦門:“我怎的把這茬給忘了!”

房門又一次響起,王艷顯得有些不耐煩。它如今特別煩躁,因為她的身體越來越臃腫了,但是臉型還是那漂亮的瓜子臉。

他終日蒙著一塊黑色的面紗,使人看不清他的面容。但從她那迷人的眼睛來看,應該還是跟以前一樣美艷動人。

“小娘,那太醫給老奴念了一首詩。他說如果小娘不愿意出來,您聽了這首詩之后,您會愿意請他給你治病。”門外還是響起了老管家的聲音。

“這又是京城誰家的紈绔,買了一首破詩來炫耀?”王艷有些不耐煩。

“小娘,那太醫說,曾在弘農華陰城外與您有一面之緣。”老管家不死心。

聽到弘農華陰四個字,王艷心中一動,心跳不自覺的加速起來。他隱隱想起了某個人,那個令他又愛又恨的人。

王艷平復了一下心情:“什么樣的詩,念來聽聽吧!”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見五陵豪杰墓,無花無酒鋤作田。”

王艷聽到這首詩時,驀然渾身一振,昔日的記憶紛紛涌入腦海,熱淚不由自主的從眼眶里劃落而出。她明白,他來了!

門外的老管家念完了詩,以為小娘會有所反應,可沒想到卻沉默了下去。老管家又等了一會兒,見沒有動靜,便打算離開,。

就在這時,只聽房中的聲音又響起了:“管家,叫那位太醫過來吧。”

“是,小娘,老奴這就去!”管家聽到吩咐非常高興。

自從這位主家小娘來這里住下后,她便足不出戶,只待在自己的院子里,能見到她的人只有她的貼身丫鬟。

她來了好幾個月了,老管家也只是從他來的第一天,和前兩天見過他一面。

記得剛來的時候,雖然蒙著白面紗,但依然能看到那婀娜多姿的身材,俊俏的臉蛋是多么的誘人。

而前兩天看到時,卻是一個身材臃腫的大花臉,奇丑無比。要不是丫鬟小草在她身邊介紹,真懷疑是不是外人闖進了莊子。

最要命的是,自從小娘來了之后,不管得了什么病,都不愿意給大夫看。這可急壞了這位老管家,不得已之下,只得安排自家一個會些醫術的小娘過來,充當丫鬟……

來的太醫自然是楊義和常在,他聽說王艷在這邊的消息,立刻坐不住了。請來兩個村民帶路,再帶上兩名騎兵,拉上常在,還牽上一頭病牛便匆匆而來。

來到莊子前,看到那個有一張大花臉,名叫林中的漢子時,楊義微微一愣。心想:這個人至少在半月前便已經染上了天花了,和村莊的十幾個人一樣,他們應該是第一批得天花的人。

有兩名村民開道,楊義等人很快見到了老管家。和老管家寒暄一番之后,還是那兩名村民給楊義他們介紹了來這里的目的。

老管家就要去請示小娘,楊義叫住了他,在他耳邊耳語幾聲。老管家一下子記不住,楊義又小聲的重復幾遍,讓老管家勉強讓住后,才讓他往里面內宅而去。

老管家進去快有兩刻鐘了,但還是沒見人出來。楊義心想:難道他們所謂的小娘,并不是自己心心念念想的王艷?而是別人家的小娘!

“多謝門主。”云晴拱手施禮說道。

“門主你看!”

這時一妖修驚慌的喊道。

張航低頭,朝城墻下一看。

只見原本那只被打出尸氣的僵尸,此刻正將其他僵尸抓在手中。而后將那僵尸口中的尸氣吸入自己口中。

吸收那僵尸的尸氣之后,這時僵尸抬頭看向城墻。

張航不由的心里一緊,看來的僵尸已經有了自己的意識。

雖說張航也不知道僵尸有了意識之后,會是什么情況。

可總歸來說不算是好事。

僵尸用空洞的雙眼看了看城墻上眾人之后,接著又揮手將兩......

侯一元冷笑。王猛忽然伸出手,已将毁灭。宫南燕也奔了出来,

李观、于风等人虽然失去了南宫秋,但是却也安插了于香在柔水派。

东方恒误会独孤言后,终日与于香待在一起,生怕再出什么差错,于香日日夜夜挑逗勾引东方恒,东方恒以旦歇息下来,于香就开始生气大骂东方恒没用之类的话,南宫万对东方恒道:“恒儿,你多担待一点,新婚之后情绪是会有一些波动,过段时间就好。”

东方恒有时需求的时刻,于香却又说身体不适之类的话,东方恒自己也有些忧愁,东方恒根本就不知道面前的南宫秋是于香假扮,对于香是言听计从,于香有时又侮辱东方恒,时间一长东方恒有时候都产生了自我怀疑,真的觉得自己很没有用,自我否定,觉得一切的错误都只是在于自己,是自己没有达到于香的要求,不仅如此,东方恒的武功也荒废的越来越厉害,整日无精打采,就连万象神功也使得不太顺畅。

独孤言沿河向西北而去,来到河南府路,独孤言却不巧见到华子相和龙阳,独孤言拉着容艳彩准备绕路,华子相看到了万行风知道背靠自己而走的是独孤言,于是上前叫道:“道友留步。”

独孤言尴尬回头道:“这位道长有事吗?”

华子相道:“道友怎么说话如此生分。”

独孤言道:“我们见过吗?”

龙阳道:“虽然证据确凿,但是我相信独孤少侠不过是酒后乱性才做出这样的事,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不如拜入我儒家正统的天元派克己复礼,修习君子六艺,将来必有大成。”

独孤言道:“我说过,不是我,我也不会去天山那种地方。”

龙阳道:“独孤少侠误会了,你自然不会拜入我们天山,人之初,性本善,除了长老的亲传弟子和十岁以下的孤儿以外,其余弟子要先前往南阳府北面的书塾中学习三年,若是获得六位学识渊博老师的认可方才能够进入天元派修习高深武学。”

独孤言道:“这么难,我不去。”

华子相道:“道友,如今你也没地方可以去,不如就先去看看吧。”

独孤言看一看容艳彩,容艳彩点头,于是独孤言也就同意。

华子相和龙阳带着独孤言四人前往南阳府北面说是一个教学的地方,但是也建在山腰,不过看样子似乎没有遭到战火的摧残,而且修建的还非常的大气,这其中也是多是因为世家大族和官员富商的支持方才能有如此恢弘大气的建筑在山腰上长盛不衰。

容艳彩叹道:“天元派被称为正统也并非空穴来风,听闻天元派有自己的齐鲁之地,没想到竟在此处。”

华子相看一看独孤言扶着容艳彩一手让她小心翼翼的上山便道:“容姑娘好眼力,这里的客房多得是,住上了一年半载都没有问题,可以好好弹琴作画,陶冶情操。”

独孤言斜眼看一看华子相冷声道:“什么意思?”

华子相左顾右边大叫道:“快走吧,不然赶不上晚膳。”说完便快步走在前面。

众人来到书塾,书塾的高度竟

看食人草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怕它干死,举起铁桶把底下剩余的一点水全倒到了小东西上,小东西似乎很享受这种淋浴,不断张合这两片嘴巴,像是在大口的喝水,好一会儿才喝饱,那茎似乎又大了一圈,里面估计装了不少水分。

周朴摸着它的“肚子”,露齿一笑,这小东西还真是贪吃,也不怕撑破。后者稍稍扭扭“肚子”,似乎真的撑到了,任由周朴抚摸,很快不再动作,像是睡着了。

从秘密花园出来,周朴感觉身上黏糊糊的,就去淋浴冲洗了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再见武皇(求保底月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亘古第一剑

静官

亘古第一剑

火影辉夜

亘古第一剑

黑椒炒三国

亘古第一剑

玄雨

亘古第一剑

清浅漪梦

亘古第一剑

翡翠炒饭